<wbr id="o7rnu"><center id="o7rnu"></center></wbr>
    1. <mark id="o7rnu"><source id="o7rnu"></source></mark>

        <optgroup id="o7rnu"><li id="o7rnu"></li></optgrou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最后一个军礼>第一百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章

          小说:最后一个军礼 作者:三连最后一个兵 更新时间:2020/12/14 10:48:59

          我本来想拦个车送这个小姑娘的。刚好大哥开车回来了,我就让大哥送一下。大哥以为是我们的朋友,也就啥都没说。

          然后我领着苏小迦准备回家,结果苏小迦说不行,我就要在这里等着,我说不会来了,等着干什么。苏小迦说你太低估涟源的混混了。我说走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苏小迦很诧异的看着我说,现在你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刚才打人的时候,你怎么没这个觉悟。我笑着说刚才不没忍住嘛!

          苏小迦说看着我说不行,你这样,不能在部队呆了。我说我怎么了。苏小迦说我深度怀疑你有严重的暴力倾向。我没有接话,走回了家。

          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暴力倾向,但是我不会对我爱的人使用暴力。我以为我回去苏小迦会跟上来,结果她真的在等着,最后没办法,我也和她一起等。

          那两个人没等来,把刘铁建等来了。

          刘铁建在我们街上是有名的社会大哥,他的社会之路,只能是传说,没有人见过他打人,砍人,但是20来岁,就盘踞了涟源一角,成为别人眼中的江湖大哥,像他这个年纪的人,他都看不上,0几年的时候,他一个20多岁的人,身边总是一群30多岁的人。别人20多岁的时候,多留着长长的头发,搞的自己拽拽的,有人的时候,抽芙蓉王,没人的时候抽白沙,可是刘铁建不一样,刘铁建20多岁的时候,已经是一寸头,一身休闲装,胸口背着一个斜挎包,包里永远都是芙蓉王。

          车是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这辆车,我听说是别人送他的,他那辆破桑塔纳往我家门口一停,我还以为谁呢。这么豪横,也不怕我,大哥锁轮胎放气。我家门口很宽,一些不知道的车,就喜欢乱停,停在这里,我大哥就会锁了。锁了之后,还会留一张纸,纸上告诉你,这里禁止停车,然后留下他谭主任的电话。

          我问他什么谭主任,大哥说锁车主任,我说那有几个人,大哥说就我和奶奶两个人。锁了,就要罚款,不交罚款,车别想开走。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那时候的涟源是多么动荡的。

          但是我哥和刘铁建不能比,我哥是操蛋,而刘铁建纯属是混社会。刘铁建不好意思点评我大哥,他说毕竟是大哥嘛,但是我知道我刘铁建打心眼里瞧不起我大哥。

          而刘铁建下来以后,先嬉皮笑脸的给了苏小迦一个拥抱,到我的时候,就成了轻轻握手。把我没搞反应过来。因为这是什么鬼。然后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突然要来搂我脖子,我本能反应,扣住了他,疼的他直喊痛!(我和刘铁建的关系,好的哪种程度呢,穿一条内裤长大的)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松开,苏小迦拍着刘铁建说,这下你信了吧!刘铁建笑着说不亏是人民子弟兵,这身手,完全不是我手下那些人可以比的。刘铁建又问,你不是开学了吗?怎么还不去上学。苏小迦说我要再不见见他,我都快成望夫石了。

          然后刘铁建开始打听我在部队的事,我说部队的事,我说你就听着,我不说你也别问。刘铁建说你不要这么严肃,大家都是自己人,然后看向苏小迦说他对你也这样。苏小迦摊开手,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然后我们三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刘铁建在涟源有一家二手车行,有一家修车行,我想他也很辛苦。(因为这个时候,我并不知道他混社会)我说那每个月盈利多少,刘铁建轻描淡写的说也不多。十来万左右吧!我说你就吹吧。他没有接我的话,而是问苏小迦什么情况。

          苏小迦把情况说了一下之后,刘铁建说在家里,天大的事,几个兄弟给你扛着,出了家门,以后就不要多管闲事,你永远不知道你的敌人在哪里。这句话我听的很熟悉,我就是想不起哪个老兵跟我说过,可是刘铁建和我这么一说的时候,我突然看他的眼神变了。

          然后我们开始在家门口等着,我拉开了桑塔纳的车门,后面的座位上,没有30个车牌都有20个,我拉开后车门的时候,我第一眼看见的不是车牌,而是那把安静躺在那里的猎枪。我问刘铁建弄这个干什么,刘铁建说打野鸡野兔的。这把枪以前肯定是这样的,但是在刘铁建他们手里只有打人。

          结果真等来了。等来了两辆出租车,我当时一蒙,刚想抓住苏小迦就往家里跑,就看见刘铁建,闲庭信步的走了上去,走的时候,脸上还是带着那种贱贱的笑,然后停下来,看着一个比他大十岁的中年人的时候,笑就没有了。

          刘铁建阴森着脸说,小杨哥,以后不想走回家了?不想走回家的是我们这边黑话,意思就是你今天要么算了,不算了,下次见到你,你必须少两个腿。小杨哥看到是刘铁建当时脸就黑了,但是马上就笑着说建哥,我弟弟在这里被人打了。刘铁建叫他小杨哥,是给面子,小杨哥在社会上叫建哥,建哥是尊称,因为刘铁建是江湖大哥。

          接下来刘铁建这霸道的一面,就展现出来了,这种霸道,一点都不输《东北往事》里面的张岳,然后刘铁建看都没看小杨哥说你们里面谁说了算。小杨哥赶紧站了出来,刘铁建看着小杨哥说今天我兄弟,被你兄弟欺负了,你看这个事,怎么解决吧!

          小杨哥说误会,都是误会。这样,我做东,等下我们去海市蜃楼坐一下。我们当地最高档的饭店。

          刘铁建眯着眼睛说意思我兄弟,被你兄弟,欺负了,就吃一顿饭。小杨哥拉着脸说我那两个弟弟都还是学生。

          刘铁建又笑了,这次他没在说话,直接背着手走了,而我和苏小迦都一脸懵逼的站在那里。他没有回头开着他的破桑塔纳走了。我以为那边还要打我们,我拉着苏小迦的手,随时准备跑,可是小杨哥,只是笑着给我递烟说兄弟,实在对不起。家里弟弟不懂事,都是误会。我还是很懵逼。

          那个小杨哥说等下方便不,一起吃个饭。我说算了。然后我和苏小迦也走了。

          第二天就有人联系苏小迦给我们送来了2万块钱的精神损失费。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我们回家以后,不到十分钟,就有人开着车,拿着枪,到处枪击他们。后来我问刘铁建这个事跟他有关系嘛。刘铁建说我怎么知道。都是出来混的,仇人那么多,鬼知道谁要弄死他们。

          (刘铁建比张岳聪明,聪明在哪里呢,犯法的事,刘铁建从来不自己碰,他知道在哪些人面前必须收敛,在哪里必须高调,他知道怎么处理黑白两道的事,他不会直接告诉小弟,你给我去怎么怎么。他会演戏,然后收买人心,让人主动去帮他办这件事,心甘情愿去做。

          巅峰的时候,2—30个马仔,可是被抓后,警察真的一点证据都找不到,而且那些马仔没有一个人说他是大哥,老板,都说刘铁建是他们的朋友,这也给刘铁建在后来的反黑扫恶中躲过一劫,因为后来反黑扫恶中涟源有头有脸的大哥,都被枪毙了,唯独刘铁建,这个江湖人精,屁事没有,只弄了一个聚众斗殴和寻事滋事,一个车里面随时放着枪的社会大哥,怎么可能只是聚众斗殴?)

          这件事过后,没几天我就过生日了。这次生日还是很热闹的,中午在家里吃,晚上跟着小时候的伙伴在外面唱歌,吃烧烤。然后又过了十多天。

          就是过年了,过完年没几天,苏小迦就走了。看着她的车,消失在视线里,我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你们就不要在联系了。我没有回头,因为我知道的。

          0

          第一百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操天天摸天天日,操在线,百合肉文小说,香蕉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