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o7rnu"><center id="o7rnu"></center></wbr>
    1. <mark id="o7rnu"><source id="o7rnu"></source></mark>

        <optgroup id="o7rnu"><li id="o7rnu"></li></optgrou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痴人沉醉无路归>第194章:三十而立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94章:三十而立一

          小说:痴人沉醉无路归 作者:尹梦汐 更新时间:2021/2/10 11:44:27

          “啊?”萧潇无辜躺枪,手一滑,刚刚夹的菜掉了,只能尴尬笑着。“不用不用,康乐都这么大了,我能有什么问题。”回头看向一旁玩耍的宣阳与宣宁。脸色透露出不悦的表情,他都有俩儿三女了,还不满足,古人真可怕。萧潇想着,默默吃口菜。

          “那就给哥查查,说不定问题出在他这。”李愔抗了一下李恪,笑嘻嘻说着。

          “李愔,你说什么呢?找死。”李恪侧身,目光直勾勾盯着李愔看着,好似要吃人。

          “干什么呢?吃饭,还有没有规矩了,孩子们都看着呢。”

          杨妃娘娘一句话,餐桌又安静了,果然不管多大,都怕亲娘,恒古不变。

          聚餐散了,太医给诗妍把脉看诊,一切皆无大碍。又要给萧潇看诊,萧潇闪闪烁烁,不愿。

          “萧潇?你怕什么?没事的,就让太医给看看。”李恪说着,扶着萧潇双肩让她不要在后退,也不知她在紧张些什么。

          萧潇一笑,所有人都看着她,缓缓到一旁坐下,伸出手臂。

          “吴王妃并无大碍,就是身子寒了些,确实不易受孕,微臣给吴王妃开个方子,按时服用,会缓和一些,不过要连续服用才能见效,微臣把方子写好,回了安州一样可以继续服用。”太医说着,到一旁写着。

          萧潇松了口气,还好没看出什么,不过再继续服用小道姑的药房,恐怕真的就不孕不育了,也确实伤身子。

          “没事就好,这都是小事,你不用担心。”李恪见萧潇脸色变化,安慰着。

          萧潇仰头看着反过来安慰她的李恪,有些过意不去,点头不语。

          “恪儿,你也坐下,让太医也给你看看。”杨妃说着,挥挥手。

          “母妃,我就不必了吧,我能有什么事。”李恪笑着说着,拍打自己胸膛,自信满满。

          萧潇站起身来,把李恪按在一旁,“你就看看,又没什么。”

          太医闻声又来给吴王看诊,把着脉象,又仔细看着吴王脸色,皱了皱眉。

          “怎么了?可是有什么?”萧潇问着,太医反应明显不对。

          “吴王可是有时会头晕间接性头疼?”

          太医问着,李恪一惊,道,“是有一点,不过并不**,只是偶尔,很少有。”

          “吴王并无大碍,只是偶有风疾,要多休息才是,不要过度操劳,我给吴王开个益气活血的方子,方可缓解。”太医说着,这确实没什么,太宗也有风疾,而吴王如今症状要轻的多。

          萧潇不解,不明白太医到底在说什么,道姑长期在府上,都没说什么?怎么会?

          李恪笑笑,见萧潇紧张模样,实属难得,握着萧潇的手,道,“没事,你不必在意。”

          杨妃娘娘摇摇头,没想到年轻的李恪会得和太宗年轻时一样的病,可能,真的是遗传吧。

          “是吗?那要不给我也看看,我有时也头疼。”李愔主动上前,指着自己,一字一句说着,认真模样,原本觉得没什么的他,见三哥都查出问题,也惜命起来,主动要检查。

          “梁王没什么大碍,一切都好,再多些锻炼就更好了。”

          听了太医的话,李愔笑着,扶着诗妍。

          杨妃看着两个都已成家立业的两个儿子,看着他们夫妻恩爱,琴瑟**,淡淡一笑。

          快酉时了,李恪带着萧潇与两个小郡主准备出宫回府,宫门前,李恪在马车上翻找东西。拿出两个卷轴,又下来马车。

          “怎么了?你还有事要办?那我就先带孩子回府了,早点回来。”萧潇笑着,招手与李恪告别。萧潇她早看出,他有心事。

          “嗯!”李恪轻声一嗯,微微点头,目送萧潇等人离去,转身又进宫,前往两仪殿,看望父皇。

          “三哥,你来的正好,父皇忧心忡忡,不知在恼些什么?吃个饭而已,一句三叹,可能还在为房大人去世而忧心吧。”李治说着,不知所措。

          李恪向屋内看去,一桌子的饭菜,未动分毫,父皇坐在那低头不语,眼神迷离。“太子殿下不必担心,我们一同去劝劝父皇。”

          “儿臣见过父皇。”李恪毕恭毕敬行礼。

          “恪儿?你来了,快来坐。”太宗皱了皱眉,想来他应该是来请辞的。

          “儿臣带家眷去给母妃请安,得知房大人昨日去世的消息,恐父皇忧心,特来陪同,以解父皇心事。说来儿臣也好久没陪父皇好好聊聊了,今日不请自来,父皇莫怪。”

          太宗一惊,“怎么会?父皇老了,自然希望儿女都在一旁陪同,享受天伦之乐,又怎会怪罪。”

          李恪笑了,看着满桌未动的膳食,“儿臣也还未用膳,口否一同。”

          太宗招招手,让宫人为吴王备膳,添加碗筷。

          李治见父皇龙心大悦,也肯用膳,又有三哥陪在一旁,道,“父皇与三哥许久未叙,必有长话要说,儿臣就先退下了。”

          太宗挥挥手,让其退下。李治松了口气,总算可以自在一会,往殿外走去,恰巧碰见忙完事准备出宫的舅舅长孙无忌,上前问候,“舅舅这是忙完了?这几日免朝,何必这么幸苦。”李治说着,笑脸盈盈。

          “见过太子殿下,太子这种时候为何不陪在皇上身边?以尽孝道。”

          “三哥来了,父皇大悦,两人正在用膳,我也可以忙里偷闲一下,出宫走走。”李治笑嘻嘻说着。

          长孙无忌瞬间变了脸色,停了脚步,手臂放下时,衣袖甩的老响。“糊涂!”长孙无忌说着,语气冲冲,转身拂袖而去。

          李治傻愣在一旁,不明自己又做错了什么,不悦。

          两仪殿内,只剩下太宗与李恪两人,连一旁伺候的宫人也让其门外侯着。

          “许久未与恪儿单独用膳,都忘了恪儿喜欢什么了,只记得你偏爱野味,和鱼虾,来,吃鱼。”太宗笑着,主动未李恪夹菜。但心里清楚,这疏远的父子情,不是一两顿饭菜就能拉回来的。

          “谢父皇,父皇也吃,多吃蔬菜,有益消化。以后还是相对吃清淡点,对身体好。”李恪说着,给太宗夹青菜。“宣阳打小身子弱,萧潇总是会吩咐膳房做些药膳,效果奇佳,父皇不妨也试试,总好过吃丹药的好。”

          “药膳?那确实是可以试试,妄听术士之言服用丹药,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只怪有太多放不下。”太宗点点头道,这小子也就只有他俩两人时,会说这样的大实话,委婉批评自己妄信术士服用丹药,平时都是规规矩矩。太宗说着看向李恪那会放在一旁的两个卷轴,不语。

          饭桌安静下来,两人如平凡人一般,对坐用膳,时而都看看一旁的卷轴。

          “父皇是不行了,老了也吃不了多少,你多吃点,如今,你正是壮年,到了明年三月,就是你而立之年了。”

          李恪听此,顿时一愣,“父皇还记得儿臣生辰,确实是三月。”

          “父皇怎么会不记得,你出生时,朕别提多高兴了,眉宇之间像极了朕,特别是那刷那双眼睛,明亮而有神。”

          “儿臣小时候也常听宫人们说,三皇子越来越像皇上年轻时的样子,特别是在狩猎的时候。每次听到别人这么说,儿臣总是兴奋不已,闲的时候,就总爱往狩猎场跑,换上一身骑装,就总感觉飘飘然,好像就不再是自己了。”李恪说着,笑着当时单纯的自己。

          “那时候你别提多调皮了,性子也直,有时会气的朕想打你。可后来,话越来说少,若不主动问你,你都不会开口说话,就站在那一言不发。”

          “大了,有些小时候不懂得,不理解的也慢慢明白了,什么是理,什么是法,自然也不会像年幼时那样胡闹,为了博取父皇的关注,哗众取宠。”李恪笑着,想起年幼时的自己。

          太宗听到,如此坦诚的李恪,不知该欣慰,还是感慨,“当年让年少的你,前往封地,朕是不舍的,只是没想到你坦然接受,没一句怨言,你母妃也是一样。”

          “读万卷书行**路,当初得知要离宫,虽然有些不舍,但心里还是有许多期许。只是上任之后,才知,想要回京,就不在那么容易。”李恪无奈笑着,看向太宗,“想念母妃,都要提前上奏,进京难,想离开封地,去其它地方游走就更是不易。父皇被困在京城,而我们则是被困在封底,做好一个当皇子的本分。”

          “是啊,即便是拥有天下的父皇,做事也不能随心所欲。三年前亲征高丽,再次带兵出征,仅仅四月时间,但好像又回到年轻的时候。”太宗说着,笑了,脸色有流露出淡淡无奈。“但也是那次,让父皇明白,朕真的老了,有时候,真的是不能不服老。”

          “父皇你可曾还记得,在儿臣年幼的时候,父皇多次以隋炀帝做反面教材来教育我们,若不是隋炀帝急功近利,三征高丽搞得民不聊生,隋朝又怎会二代亡。儿臣斗胆问一句,父皇如今又在急些什么?”

          太宗怔怔看着眼前的李恪,原本以为不理朝事的李恪,原来一直默默关注着朝中变化。

          李恪见太宗不语,跪在太宗面前,伸手递出一份卷轴。

          0

          第194章:三十而立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操天天摸天天日,操在线,百合肉文小说,香蕉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