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o7rnu"><center id="o7rnu"></center></wbr>
    1. <mark id="o7rnu"><source id="o7rnu"></source></mark>

        <optgroup id="o7rnu"><li id="o7rnu"></li></optgrou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他老了,才活明白>第七章 要吃馅饼,一路走吧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要吃馅饼,一路走吧

          小说:他老了,才活明白 作者:晓亮 更新时间:2021/2/10 11:35:28

          王光天夫妇俩一晚上没有睡好觉,在这么天大的好事来临之际,兴奋得不能控制自己,怎能睡着觉呢?夫妻俩嘀咕了一个晚上,憧憬美好未来,只要弄得民族资产在花旗银行的存单,就有到手的大笔资产。他们商量,不能像柯红丰那样,吃独食,还是把这笔资产交给国家,让国家得大头,自己只留下小头,哪怕只有一个亿的资产,几辈人花销不完。钱多了,放在手头上,是一个害人的事情,把人养得懒了,不想干活,有什么好呢?还把下代人和下下代人变成寄生虫。

          就这样,夫妻俩缠缠绵绵到天亮,没有合眼。女人总是心细,千叮咛万嘱咐,在外面跑,要注意安全,保重身体,吃好睡好,不要怕花钱,自己的身体是最大的本钱,如若把身子骨拖垮了,还能解冻民族资产吗?就是有了再多的钱,也买不回一副好身体,有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呢?

          王光天只有哼哼哈哈的份儿,他要的是媳妇这份温存劲,能够理解他在外面跑江湖的艰难困苦,希望得到女人的理解和支持。果然不错,女人原本答应给他400元的盘缠费,在他穿好衣服后,借着朦胧的曙光,看到女人又从衣柜里拿出600元钞票,缝在王光天的一条内裤的兜里。女人说,这笔钱贴着你的肉身,是你的贴身钱,平常不要轻易拿出来,到危难时刻才能动用这笔钱。

          看到妻子这么真心地对待他,王光天两眼闪着泪花花,半躺在床上说:“你不是正要用钱吗?租门脸,进货,周转金够吗?还有两个学生娃儿的生活费、学费,也是不小的开销,你一个人里里外外吃得消吗?要么,我还是留下来吧,当你的帮手,有一个帮衬。”他也说的是真心话。

          “唉,你呀,”女人叹气,有些艾怨,“大丈夫做事,怎么黏黏糊糊,没有一点豪迈阳刚之气呢?认准的路自己走,看对的事干到底。要不这样,我俩换个个,你在家里经营门店,我同柯红丰去寻金钥匙。”

          那不行,柯红丰这个人我太了解他,沾花惹草,讨好女人,他有一套本领,莫看他那个干鱼样子,很讨女人心,不然他说他媳妇早早同他离婚了,就是有一副花花肠子,他自己的女人不待见他。

          “那这样,不更好嘛,我跟在他身边,还能照顾他的生活,让他快马加鞭地寻找民族资产存单。”女人故意激将自己的男人。

          王光天一把抓过女人递给她的内裤,套在身上,就是觉得档里沉甸甸。他说:“我赶紧到车站去,不然老柯搭车自己跑了,我到那儿去追他呢,我的换洗衣服呢?”

          “装在提包里。”女人每次在王光天出门的前一天,就要收拾好男人的换洗衣服、洗脸毛巾、牙刷之类的东西,现在是春天,不要带太多的衣服,赶在夏季来临之前,再回来换夏天的衣服。

          六点已过了,王光天抬起手腕看手表:“来不及了,同老柯约好七点在车站见面,他这个家伙很守时,只要过了这个点,他是不等人,自己就溜了。你自己在家里多保重啊,想我的时候,对着天空念叨几声。”他急忙抓起提包,还忘不了对媳妇说俏皮话。

          “吃了早餐吗?”女人追出门,送到楼下,碰到早起的人还打招呼,人们还以为王光天赶早车进货哩。

          “车站旁有小吃店。”王光天挥挥手,让齐月娥回去,因为这回王光天是出远门,又是一个没有时日的事情。女人还是要送到厂区门口,目送自己的男人消失在茫茫的人流之中,她才抹抹湿润的双眼,慢吞吞的回转身去,她心里有一种失落感,不知道天上的馅饼什么时候落地,自己的男人是否能捡得到这么大一个馅饼,真是一个未知数。

          王光天从走出家门下楼的那一刻,心已经飞到车站去了。他现在急切地要见到柯红丰,只有柯红丰能带他走出这座省城,到天涯海角去,寻找富贵的金钥匙,实现人生发财的梦想。

          天已大亮,街道上人来人往,车站门口人声嘈杂,呼朋喊友、做小生意的叫卖声交织在一起,此起彼落。戴着鸭舌帽的柯红丰夹杂在行色匆匆的人潮中,在车站门口张望,他在等待王光天的到来,害怕王光天失约,不跟他一块儿去闯荡江湖,那么这趟白来了。当他看到王光天从一个进口处到车站广场,便快步地迎了上去,大声叫喊:

          “王处长,王光天。”

          王光天在嘈杂的人声中,辨别出柯红丰的声音,走过去问声:“老柯,过早吗?那边有热干面、油条、面窝、豆浆。”

          “我等你来,一起吃早餐。”柯红丰心头上的石头终于落地,他俩一起到车站前的小吃一条街上,选一家热干面快餐店,一人要了一份热干面和一杯豆汁,就着店前街边支起的圆桌和椅子,把提包放在脚边,坐下来,吃一口热干面,喝一口豆汁。

          小吃一条街,店里店外都是吃客,来一波,走一波,下流水席,没有抢到座位的人还沾着吃,也有人打包带走在车上吃。紧挨在王光天这桌的食客是一老一少。老的不过60岁样子,少的约摸在20岁出头,像是爷孙俩,也不像,老人家体态微胖,圆脸上有几道深深的皱纹;小的身材苗条,瘦削的脸。他们吃的是面窝,喝的也是豆汁。一老一少拿眼瞟这边,注意到了王光天和柯红丰。

          王光天有些警觉,在车站码头,小偷多。一老一少是不是毛贼呢?但是,他们脚边也放有行李包,应该是赶车的人,大家出门在外,相互警惕着。柯红丰久经江湖,见识多识广,不在乎身边的人,再说,他如今妻离子散,穷光蛋一个,不怕别人惦记,偷不着他的钱财。他瞟了几眼王光天,看到王光天青色的面孔,疲倦的脸庞,慢声细语地说:

          “王处长,你昨夜没干好事。”

          王光天吞下一口热干面,不好意思地笑笑:“遇上你,有这么天大的好事,能睡得着觉,兴奋得和媳妇说了一晚上的话。”

          “我们第一站到桂林,有山有水更有美人,到了那里你更兴奋得成天整夜睡不着觉。”柯红丰在跟王光天说笑,他也说的是实话,一方山水养一方人,南边的女人多,个个都水灵。

          “你少扯淡,老柯,我们出门求财,是寻找民族资产,不是去找女人,是寻金钥匙,敲开财富的大门。”王光天不想同柯红丰走歪门邪道,他要直奔主题,尽快解冻民族资产,拥有财富,享天福,同自己的媳妇过好后半生。

          嘿嘿,柯红丰只是冷笑。

          “你笑啥嘛?”王光天又吞下一口热干面,问道。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柯红丰喝下一口豆汁。

          “你不急,我急。大家人等着我拿钱回去,好养家糊口,要不然,我还是跟着媳妇,在街上摆摊,做买卖,每天还有进账,心里踏实。”王光天同柯红丰斗嘴,也是从侧面再次探听柯红丰的实底,到底有没有民族资产解冻这码事,耽误时间事小,还要搭进去不少的钱,很不划算。

          柯红丰喝下一口豆汁,把杯子重重的砸在圆桌上,很生气的样子,故意提高嗓门:“你不想信我。但是不能不相信**吧,鲜红的文件,大红的印章,你和你媳妇都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要打退堂鼓,趁早不要去了,免得到时候误我的大事。两不落好。”

          王光天吞下最后一口热干面,笑:“老柯,你别光火嘛,我没有不相信红头文件和大红的印章,我要不相信你,怎么离开媳妇,拎着包,跟着你跑呢?我是说,要加快速度,寻找到目标,早日实现我们的梦想。”

          “谁不是这么想呢?我巴不得现在就能找到民间里的高人,拿到花旗银行的存单,立马飞到美国去解冻这笔民族资产。”柯红丰吞下最后一口热饭面,朝门里喊道:“老板,结账。”

          王光天早已准备好零钱,递给店老板,说:“还没有离开地儿,我还是尽地主之谊,哪能要你结账呢?”他俩各自拎取背包,准备离去。这时,在邻桌的一老一少也站起身来,提起包,那老人家笑盈盈地转过身来,招呼道:

          “咱们是同路人,一起进站上车吧。”

          0

          第七章 要吃馅饼,一路走吧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操天天摸天天日,操在线,百合肉文小说,香蕉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