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o7rnu"><center id="o7rnu"></center></wbr>
    1. <mark id="o7rnu"><source id="o7rnu"></source></mark>

        <optgroup id="o7rnu"><li id="o7rnu"></li></optgrou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迷谍雾影>第一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小说:迷谍雾影 作者:夏燎 更新时间:2020/5/4 13:17:28

          1932年,“一。二八事变”爆发,枪炮声打乱了上海长久的宁静。自从清朝末年闹“毛子”(指太平天国运动)以来,这个远东第一大都市一直沉浸在和平安宁中,商贸繁盛,市面日新月异,已经具备与伦敦、巴黎、纽约等国际大都市比肩的实力。可是这一切被隆隆炮声中止,挑衅的日军用炮弹将原本繁华热闹的闸北夷为平地,给上海种上一块抹不掉的疮痍。

          虹口当时是日本侨民聚居地区,其中北四川路(今四川北路)向北延伸,与狄思威路(今溧阳路)相交后,向左拐弯,划出一个大弧指向西北,通往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那是一幢五层楼高的钢筋混凝土建筑,圆弧的棱角与高耸的瞭望楼,像一艘航行在海上的军舰。

          狄思威路向东通往黄浦江边的汇山码头,一队刚刚从军舰登陆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士兵,荷枪实弹,朝陆战队司令部方向跑去。他们每一个人胸口绑着X型白色皮带,戴防毒口罩,在月光下如僵尸般可怖。远处,枪炮声稀稀落落。马路两旁,往日灯火通明的商铺与住家,现在统统关窗闭户,熄灭灯火,鸦雀无声。偶有胆大的撩起窗帘一角往外张望,一见凶神恶煞般的士兵,吓得急忙蹲下躲入墙跟。

          “日本人的毒气队来了!”流言如飞掠城市的鸦雀,迅疾传播开来。

          队伍刚刚过去,日本饭馆“月盻家花苑”的围墙夹弄里,两个黑影好似壁虎一般紧贴墙壁。过了片刻,马路对侧的大树后,有一个人影探出脑袋,点燃一支烟,凌空打个旋儿。与此同时,马路这侧围墙边的黑影,也拿出点着的烟头,左右两边挥动一下。然后,夹弄里迅速窜出三个人,拿出沥青桶与毛刷,飞快地在“月盻家花苑”雪白的围墙上写下斗大的黑字:

          打倒日本**!

          跟中国苏维埃握手!

          调转枪口,打倒地主资本家的国家!

          士兵、工人、农民万岁!

          日支斗争同盟

          (注:当年日本将中国称为支那,日支就是日本中国)

          写完标语,这些人又把传单张贴在马路两边墙上,然后再次点燃手中的卷烟,向马路对面与前后两端站岗放哨的人示意,任务已经完成。看见暗号,为首的人吹一声口哨,大伙儿四散逃走,只留下空无一人的马路。

          4月,事变结束之后,坐落在上海西南徐家汇虹桥路的东亚同文书院已经复学。这一天正是书院传统的捣粘糕祭,操场上各年级以班级为单位,依次入场排成方阵。突然操场上扫过一阵喧哗:

          “支那猪来了。”

          一支稀稀落落的队伍步入操场,只有九个人。这是同文书院招收的中国班学徒(即学生)。18岁的邹士夔穿一身黑色立领校服,戴布软帽,走在队伍中。他两颊绯红,浑身如有毛刺针扎,举手投足透着不自在。四周日本学生用看怪物一般的目光盯着他们看,他能感受到这些目光中包含的凶恶与愤怒。毕竟两国刚刚发生武装冲突,彼此之间的仇视敌意正浓烈。

          上海东亚同文书院是日本在1901年创立的以进行“中国学”研究为专务的高等学府,前身是日清贸易研究所,它的余脉是至今仍存在的日本爱知大学。这所学校培养出一大批从事中日政治、经济、军事、贸易、文化、教育、外交等领域的杰出人才,在上个世纪前中叶,深刻影响了日本、中国,乃至亚洲的历史进程。其中,仅担任过日本首相的就多达6人(大隈重信、犬养毅、内田康哉、近卫文麿、清浦奎吾、阿部信行)。

          在周围日本学生的环伺下,邹士夔内心跟其他中国学生一样,坐立不安,非常尴尬,可表面却装作十分倔强,他紧闭嘴唇,睁大眼睛回瞪日本学生。这时,一名日本值日学生登上操场高台,首先向旗杆上飘扬的日本太阳旗鞠躬,再向站在一旁的校长、教务长等高级教员行礼。然后,面朝肃立的各班学生,挥手指挥大家唱校歌:

          “日本少年向中国远航,一百五十人弦诵一堂。若问吾辈何所思,将见东亚**无云乾坤朗……”

          唱毕,日本众议院议员、同文书院校长大内畅三登台。他面色凝重,锐利的眼神恶狠狠盯着台下学生,身体因气愤而微微发抖。

          “上海事变(日方对一。二八事变的称呼)刚刚结束,英勇的帝国士兵血洒疆场,壮烈之举惊天地动鬼神。可是,我校有少数几个学生,从背后捅了皇军一刀。他们在马路两边刷共产主义标语,向登陆的帝国勇士们散发反战传单。”

          他阴鸷的目光射向下面中国班学生,全校所有恶毒的目光也汇聚在这里,学生群中爆发出一两声咒骂,声音虽然压抑,却清晰可辨。大内畅三继续说:“大家都以为干这种事的一定是中国班学徒,毕竟他们热爱自己的祖国。可偏偏不是!”

          他迅猛转头,将目光射向日本学生。

          “干这种事的,竟然是天皇的臣民,大日本帝国的学生!”他愤怒地甩手,好像要把犯事的学生狠狠摔在地上,“羞耻!作为校长,培养出这样不堪的学生,太丢脸!我想质问他们,你们难道不爱国吗?”

          大内畅三向操场尽头打手势,十多名身强力壮的教职员工早已等候在那里,看见校长手势,他们立刻押住五花大绑的六名学生,拖到台前,攥住头发,让他们仰面朝向学生方阵。大家看见他们分别是高年级的西里龙夫、中西功、川合贞吉、手岛博俊、小松重雄、岩桥竹二。台下学生炸开了锅,纷纷交头接耳,眼睛里闪烁着惊讶、惶惑与气愤的目光。

          “请戒棍!”大内畅三威严地怒吼。

          一名教职员工扛出一根一米半长、碗口粗的木棍,上面用毛笔墨汁书写“大和魂注入棒”六个大字。

          8

          第一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操天天摸天天日,操在线,百合肉文小说,香蕉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