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o7rnu"><center id="o7rnu"></center></wbr>
    1. <mark id="o7rnu"><source id="o7rnu"></source></mark>

        <optgroup id="o7rnu"><li id="o7rnu"></li></optgrou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老兵最后的战斗>二十八、秋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八、秋收

          小说:老兵最后的战斗 作者:木燃 更新时间:2021/2/3 16:46:32

          正当藤原望着那些因自己中队士兵下手过重而受伤,横七竖八地坐在地上大呼小叫的伪治安军官兵,不禁连连摇头的时候,他的背后忽然响起了掌声。他回头看去,原来岗村司令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训练场,而且就站在他的身后。

          藤原立马像触电一般弹起来站得笔直,准备等待着那暴风雨般的叱责。但完全出乎他意料的是岗村司令官一脸的平静,只是上前用戴着白手套的右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转身钻进车里,带着他的一帮幕僚离开了。

          望着渐渐远去的司令官一行车队,藤原隐约感觉到即将有大事发生,不禁有些心绪澎湃。

          转眼到了夏收季节,太行山根据地在经历了连续两年的春旱欠收后终于迎来了一个难得的好年景。在新一团驻地大刘庄,整个庄子都沉浸在一片丰收的喜悦中,唯独他――林稳例外,这次从……学习归来林稳是以特派员的身份回来指导和实施根据地的……运动。和外面到处洋溢着的喜悦气氛相反,林特派员内心充满着焦虑和担忧,他站在窗前,一根接一根地抽着香烟。

          林特派员承认新一团是一支能打仗的队伍,但这支队伍从领导到士兵却存在极大的问题:没错这支队伍有老红军的底子,但其人员成份出身却十分的杂乱,既有来自国民党的散兵游勇,也吸收了一些会道门等地方封建组织成员,更让人无法安心的是竟然还有收编过来的土匪,以致队伍里哥们义气严重,缺乏…….的纯洁性。这些新加入的人员觉悟低,除了其团长其他人根本无法驾驭,这是最严重的问题。这还不算,他们的领导(团长)是一位曾在白区工作过的党员,其中有一段经历是空白,找不到可靠的证明人,因此林特派员不得不对其历史是否清白存有疑问。而且他的身边还有一个来历不明,缺乏组织纪律性,整个连队都阵亡仅余他一个,历史同样存疑的通讯员。

          “……是思想上的清…,……是组织上的清…,只有这样才能保持我们…的纯洁性,是我们事业成功的保证。”

          想到这里,林特派员愈发觉察到问题的严重性,他丢掉烟蒂,坐下奋笔疾书,写下了以“这支队伍的……还能打多久?”为标题、给……的报告,并准备立即前往边区指挥部会同其他几位同事后返回……,亲自向具体负责…….运动的有关领导汇报新一团存在的严重问题和整个太行山边区的……工作情况。

          这天午后,六子正和团部警卫连的战士们一块儿在庄外的地里帮老乡收割小麦。和风吹过,田野上翻起金黄色的麦浪,浪尖上的麦穗个个都差点儿胀破了肚子。久违的丰收让老乡和同样是庄稼人出身的战士们欣喜不已,大伙儿有说有笑地像过节一样。这里的每一个人对自己都很友善,这几个月来六子已经完全适应了团部的生活。虽然是团部,但在这里没有任何人有特殊待遇,除炊事班和当值的机要员、哨兵外,包括团长在内都每天同战士们一道出早操和训练。在团长、政委和警卫员小李的言传身教下,六子渐渐地适应和融入了团队的集体生活,话也渐渐地多了起来,完全没有了以往的孤僻寡言。一切都很好,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少了上战场,少了开枪杀鬼子的机会。平静的生活无法平息六子内心熊熊燃烧的热血,生活和战斗的残酷经历,让他稚嫩的脸孔下跳动着一颗早熟的心脏。

          当团部新来的通讯员跑来通知六子回团部接受任务时,六子和战士们已经割好了好大的一块麦田。六子放下手上的镰刀和麦秸,抹了把脸上的汗珠,到田边穿上军装,跑步赶回团部。

          “报告!”

          六子一进门就看见李团长的爱人刘大姐。

          刘大姐是前些天随边区宣传队来到新一团的。大姐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整洁的军装扎上宽大的皮带,不但没有任何刻板的感觉,反而显衬出姣好的身段。大姐对团部的警卫和通讯战士很热情,每次来都给战士们带些小零食,离开前还会将战士们的衣服都洗好、缝补好。六子感觉她很像自己那早早就嫁出去给人家当童养媳的姐姐,一样都是那么勤劳和贤惠,只是自己的姐姐身段没有大姐那么匀称、高挑,皮肤也没有大姐那么细腻、白皙。

          “我先出去了,你们聊。”

          看见六子进来,大姐冲六子笑了笑就转身出去了。

          李团长望着满头大汗的六子,指了指桌子上的水壶。六子也不客气,上前一口气喝了两大碗,喝完用袖子抹了抹嘴角,这才站直了等着团长说话。

          看见六子喝完水,李团长说:“回去准备一下,明天一早随事务长押运公粮到边区。”

          “是!”六子回答完后,又鬼鬼地问:“嫂子也一块儿回去吗?”

          李团长冲六子单薄的胸口上轻轻地擂了一拳,说:“就你小子事多!”

          六子挺直了腰杆道:“是,保证保护好嫂子!”

          “首先要保护好公粮。” 李团长更正道,并把一张刚签发的批条交给六子:“回头去总务领十发子弹。”

          十发小日本原装的三八大盖子弹!

          六子高兴得差点儿就跳起来欢呼,自从上次打梅花寨后六子就再也没有获得过补充了。在晋察冀边区别说这种高品质的友坂尖弹了,即使是咱边区用子弹壳重新填药造的子弹也不能敞开供给。这种子弹他只剩下几枚,平时都像金子一样贴身藏着,几次示范射击他都不舍得掏出来。边区填充的子弹因为火药质量和弹头质地的差别,即便这种偏差是细微的也足以使子弹的初速和弹道出现变化。这种偏差在射击近处目标时表现得尚不明显,射击远处目标其缺陷就是致命的,正所谓“失之毫厘,偏之千里”。

          “是,坚决保护好嫂子和公粮!”

          六子乐得一颠一颠地往总务室跑,出门时差点儿撞到刚从外面回来的政委怀里,却连道歉也忘记了。

          0

          二十八、秋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操天天摸天天日,操在线,百合肉文小说,香蕉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