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o7rnu"><center id="o7rnu"></center></wbr>
    1. <mark id="o7rnu"><source id="o7rnu"></source></mark>

        <optgroup id="o7rnu"><li id="o7rnu"></li></optgrou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海猫岛>五十、林森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五十、林森

          小说:海猫岛 作者:战铮 更新时间:2021/2/9 16:05:20

          炎热的夏季,是虾夷扇贝的生产淡季。春收结束,伏季分苗会导致扇贝死亡率提高,林海因此就有了更多的闲暇。林海和韩雪刚结婚时,手头正紧,一切从简,没有举办婚礼。日子好过了,虽然补办没有太大的意义,但一干同事、朋友总还是要在一起坐坐的。

          休息日,约了一群高中校友小聚。几年不见,初入及将入而立之年的每个人的身上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该结婚的结婚了、该离婚的也离了、该清高的还在等待自己的另一半,过得如意不如意只有自己的心里最清楚,但每个人都会把自己最光鲜的一面展示给别人看,包括虚构的部分。

          走向社会,大家才明白,生活再也不像读书时,每个人的机会是均等的。生活给了每个人不同的考卷,而且一笔答下去,没有修改的机会。

          因为,时间不给你机会再回到从前。

          时间是什么?魔术师?差不多。岁月开始在每个人的身上展示他的魔力了。大家都在留恋年少时的悠悠岁月,但却忘记了曾经多么渴望长大。记忆是带有过滤性的,人们总是会想起曾经美好的东西多一些,却漠视了今天就是明天的昨天,今天就活在美好里。

          当一个人喝醉的时候比较适合深思,两个人醉的时候适合聊天,三个人醉的时候适合胡侃,一群人醉的时候适合飙歌。

          酒精会使人兴奋,音乐会使人更兴奋,昏暗的灯光会使人特别兴奋。

          许是在农村静惯了,喧闹使得林海感觉空荡荡的。林海更喜欢一个人深思,或者有智慧地闲谈,而不是这样的喧嚣吵闹。

          或许,在他的骨子里是有孤独的性格因素的。

          好像酒精会使人变成聋子,KTV的音响震耳欲聋,林海一个人出来,站在过道里点燃了一支烟。

          虽然他并不吸烟,可是这时却想吸烟,这能让他觉得是做了点什么。因为,这里不适合就那么干站着。

          歌城里的灯光有点昏暗,林海只是大口大口地吸着烟,思虑着怎么梳理总是把握不住方向的生活、筹划未知的将来。理想与现实之间有着太大的差距,当生活等同于生存,一切都显得那么空洞、苍白。

          一侧头,朦朦胧胧觉得一个身影很是熟悉,却一时没有想起来。对方也是稍一愣怔,稍及大步向林海走来。

          “秀才,还认识我吗?”

          “黄毛?”林海觉得很惊讶,心里喊了一声,却没有吱声。

          黄毛的眼里已经没有那股戾气了,西装革履倒是有几分派头了。

          “林森!”林森是黄毛的大名,在这里好像这个称呼才比较合适。

          四年,好像以前发生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来来来,给个面子,到我办公室坐坐。”黄毛在说“我的办公室的时候”,更是叫林海觉得很怪异。

          他有办公室?

          乘电梯上楼,打开一间宽敞的办公室,黄毛安排服务生端来茶水,坐下笑道:“几年不见,黑了哈!”

          林海苦笑,黄毛有自己的办公室了,自己却回到海猫岛了,这一切显得那么怪异。

          “这几年兄弟我在外面也算是混出了点名堂,可是一直也没回老家看看,主要还是觉得面子上过不去。怎么样,听说你哥俩儿也发达了?”黄毛还是狐疑林家是否真的不追究上次的伤人事件了,察言观色地看着林海。

          “还好,混口饭吃罢了。”林海还是没有适应会笑的黄毛。在他的心里一直觉得,黄毛永远是一匹龇着牙的恶狼,可是眼前的这一切真真切切地发生了,由不得他不信。

          “这个歌城,是咱自己的,以后没事儿尽管来玩,哥我埋单。”

          “正因为是你开的,以后我再也不来了。”林海心里想着,却只是淡淡笑笑。

          屋门打开,进来一位看起来雍容华贵的女人,怀里抱着一只白得像雪的贵妃犬。女人看了看林海,问黄毛:“阿森,有客人啊,也不给我介绍下。”

          “哦,莲姐。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林海。小子拳法很厉害,我这辈子唯一吃的亏就是在他身上。”

          “哦?听说过。倒真是一表人才啊。”

          仔细端量眼前的女人,(此处省略九十五字)

          几年前,走投无路的黄毛(此处省略十五字),一来二去和“莲姐”对上了眼,竟然慢慢走到一起了。

          “那谁,”林海又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黄毛了。“黄毛”这个称谓显得太随便,林森又显得过于客气,“我同学们都在玩儿,出来时间长了不好,我就先过去了。老家该回还得回,过去的事儿就过去算了。”

          林海曾经无数次设想过和黄毛见面时的情形,但却没有一个是今天这样的,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

          “阿森,记住别忘了叫下面给客人免单。自己家人以后常来坐啊。”

          林海结过账先行托辞离开了。韩雪不明就里,埋怨林海不懂礼貌。

          “知道这个歌厅是谁的吗?”见韩雪一路埋怨个不停,林海终于憋不住了。

          “管他是谁开的,不就是个玩儿吗?把客人丢一边多不礼貌。”

          “黄毛!”

          “黄毛?哪个黄毛?哦!就是那个地痞啊!叫警察抓他啊?”

          “抓什么抓。他爷爷还是咱祖上从街里拣回来的,说起来还是一家人。再说咱娘不是说咱爸和他爸是拜把子兄弟,不追究了嘛!”

          “哦,化干戈为玉帛啊!那好啊。冤家宜解不宜结,可是你跑什么啊?”

          “你个傻蛋,什么干戈、玉帛的,我可不相信黄毛真的会改邪归正。我甚至相信黄毛比以前还邪恶。”

          “他邪他的,又不碍咱们什么事儿,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怕什么。”

          “大姐啊,会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吗?而且黄毛居然穿西装了,居然会微笑了!”

          “穿西装怎么了?微笑又怎么了?”

          “喏,如果黄毛真的从善如流了,好,善莫大焉。这样的话我承认自己心胸狭隘了。可是你相信一个开个养着一堆(此处省略俩字)的歌城的人真的会改邪归正了?而且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狗不狂吠了,狂吠代表心虚,冷静代表它在想怎么一击毙命。”

          黄毛还是那个黄毛。在他的心里,仇恨的火焰从没有熄灭。

          “阿森,我看啊,这个叫林海的也不是好对付的主儿,咱还是别惹乎他们了,管他承包期到不到,难道你非要拿回那片破海吗?姐我还养不起你吗?”

          “我不要你养,我要你投资,我管理,大家一起赚钱。那片海我最了解,只要拿下了,可是一辈子的营生,比这个(此处省略五十字),黄毛的精神足多了。

          “那你说的五十年承包权,有把握吗?”

          “怎么没有!他能五年包下来,我就能五十年包下来。我要海猫岛一直到死都是我的!我的!!”

          “又发脾气了,姐我怎么教你的。告诉你,遇事要冷静,别动不动大呼小叫的。就算是杀人也要笑着杀,知道吗?”

          莲姐边摩挲着贵妃犬,边(此处省略一百零三字)

          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0

          五十、林森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操天天摸天天日,操在线,百合肉文小说,香蕉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