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o7rnu"><center id="o7rnu"></center></wbr>
    1. <mark id="o7rnu"><source id="o7rnu"></source></mark>

        <optgroup id="o7rnu"><li id="o7rnu"></li></optgrou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厂长打工记>第四十六章 不忘初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六章 不忘初心

          小说:厂长打工记 作者:祖基 更新时间:2021/1/19 11:00:57

          第四十六章 不忘初心

          我结束了打工生涯,开始了自己的退休生活。每天除了买菜做饭,锻炼身体,养花遛狗之外;就是坐在电脑前码字来消磨时间了。

          一天我在下楼时遇到我楼上的邻居,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岁数不大可是已经发福,挺着鼓鼓的肚子。小伙子和我打完招呼后问道,大爷!你老原来做什么工作?我答道,做机械行业的。小伙子听后忙说道,咱爷俩是同行啊!我一直看着大爷是个有知识的人,我猜您了是个工程师吧?我答道,啊!差不多吧!他兴奋的说,大爷!我自己干着一个小机加工厂子,哪天我拉着您了到我那看看,给我指导指导。我听了小伙子的话,笑着说,还是一个老板啊!他听了忙说,大爷,我那里小的可怜,地方不大,十来个人,给人家搞加工,也就是一个小作坊。我接着说道,那也算作一个小老板了,咱们楼上楼下的邻居,有什么需要的你尽管找我。小伙子听了高兴的说,好咧!大爷,谢谢您了!

          一天晚上,有人敲门。我打开屋门,见楼上的小老板提着一个编织袋说道,大爷!这是我家里自己种的蔬菜,您了尝尝鲜,无公害的。

          我连声说道,谢谢你啦!便把客人让进屋里坐下。我开口问道:“你现在给哪里搞加工?”小老板答道:“主要是北京的一家工厂,干了十来年了。我小时候念书也不太中用,初中都没有念完就去厂子里干了活了。后来去了北京当兵,我有一个亲戚在北京部队里当头;先是安排我学开汽车,后来又调我到干休所给退休首长开车。我复员时老首长对我说,我现在没权了,也安排不了你了;我的儿子在一家国营机械厂管外协,让他给你找些外加工活,你回去办个小厂子。这样我先是领来活找一个工厂来加工,随后我买了两台旧设备,和我弟弟一起干,慢慢就干到现在的样子。”我听了说道:“现在机加工也不太好干,利润不高,还经常没活干。”他点点头说道:“是啊!还欠着钱给不了。现在环保还查的挺严,好多厂子下马不干了。可是我觉得也是个好时机,想着借此多找几个加工单位,扩大自己的规模。我花钱在百度上打了广告,来联系的还不少;不过有的图纸我看不懂,也不敢接,想着求您老给帮帮忙。”我笑了笑,说:“行!你随时可以找我,我这辈子尽和机械行业打交道了,什么机加工洽谈、报价,这都是我的拿手好戏。”小老板听了我的话,兴奋的说,那敢情是太好了!我明天就拉着您去我那,前两天有个公司发来图纸,每天催着我报价,正在发愁呢!您老给看看能干吗!

          我住的小区在郊区的一个镇上,小老板的家就是附近村的,他的小工厂就在自己村里。小老板先领着我在车间转了一圈;看上去这个厂子不仅很小,而且简陋的可怜。他告诉我,这里原来就是他的住宅,开始在家里干,后来干不开了,正好前面有一块空地,他和村里说说,又连在一起盖了起来。这也是临时的,村子一直闹着拆迁;现在也找了地方准备搬出去。

          小老板的办公室是用一个集装箱改造的。小老板递给我一摞图纸;一边说,还是个小日本的公司,说是出方便面设备的。我说:“外资企业各方面要求很严,外加工点要过来考察的,你这个地方不是白费劲吗?”他听后笑了,说:“大爷!这个好办,我把他们领到别处去看不就行了吗!”

          我翻了翻图纸,都是些机械结构的焊接架子,难度是一般靠上的。于是说道:“活倒是不算太难干,可是我刚才看你那两个电焊工的水平,恐怕干不了。不过焊接加工只要有场地,找上几个技术好的工人就行了,这个活倒是可以接。”小老板说:“大爷您了给核算一下价格。”我说,好的。

          其实对经验丰富的机械工程师报价不是很难的事情,用不着一件件去计算工时,只要根据当前原材料价格和加工难度,按重量估算出加工件的价格就可以了。

          可是我看到图纸下角却没有标注重量;按设计要求是应该有的,这个肯定是对方删掉了。我心中想这可就麻烦了,工作量还不小,于是问道:“你平时谁来报价?”小老板答道:“是我弟弟,他说这图纸他看不懂。”我说:“你把他叫来帮我算,不懂的地方我告诉他。”

          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怎么也让人难相信和小老板是亲兄弟;瘦瘦的身材,一身沾满油腻的工作服。再看看衣冠楚楚,大腹便便的哥哥;分明一个是打工的,另一个是老板。我心中暗笑,这亲兄弟也看出两极分化了。

          几天后小老板高兴的打来电话说,没想到大爷报的这么高的价格对方居然基本通过了,这活如果能接下来可是利润不算低!明天他们的一个副总过来考察,您了还得过来帮我演演戏。

          第二天小老板拉着我去他同学家的工厂。他告诉我这是一家生产环保设备的公司,规模还行,保证对方来了一定能考察住。我听了说道,环保设备我可是不熟悉啊!他听了一笑,说:“没事,大爷您了听我说就行了,我给他们加工过不少活呢;还让我给他出去卖产品,这里的事我都门清。”

          车在厂门口停下了,小老板指着门口挂着的一个崭新的大牌子笑着说:“大爷!这边挂的是我的牌子。”我听了心说,这小子考虑的还挺周全。

          接下来我让小老板领着我在厂区转了一圈。工厂主要是生产垃圾处理设备,规模不太大。我看到车间里稀稀拉拉干活的工人——和许多闲置的设备,知道这也是一家不景气的公司;不过这倒也是符合一个需要出去承揽加工活的企业。

          小老板的同学在办公室沏好了茶水在等我们。小伙子人挺热情,他对我说道,您了是市里人吧?我答道:“是的,刚才我去你家厂里转了一圈,你这里生产环保设备的话,公司的规模就小了一点。”他听了连连点头,说道:“您了说的挺对,和大公司在一起投标很吃亏,竞争不过人家。更要命的是现在都欠着钱不给,弄得企业也很难干了。”

          这时小老板的手机响了。小伙子忙站起身来说:“你们的客户快到了,我赶紧回避一下。”我听了忙说:“别走啊!你在这一起帮帮你的老同学。”他笑着摇摇头说,那可不行,别砸了他的买卖。

          对方来了两个人,姓李的副总和司机。李总看上去朴实低调,尤其是胸前的**员徽章更让我眼前一亮。我俩先陪李总去厂区转了一圈,看上去他还是挺满意。

          回到办公室后,李总先介绍了他们公司的情况。他们公司说是日本企业,但实际还应该算作合资企业。他们公司原来是下属于军工企业,开始是同这家生产食品机械的日本公司办的合资企业;现在国家不让军工企业参与合资这块了,于是改成了日资企业。现在公司的人员主要是原来单位的,日本人对生产管理不太参与。

          接下来李总说,你们明天可以去我们公司看看加工的产品,如果没有问题就可以签协议了。双方又谈了付款、产品验收等事情后;李总说是还要去另一家公司,便起身告辞。

          小老板忙提出吃了饭再走,但是李总说时间太紧,执意要告辞,态度很是坚决。小老板见状连忙拿出两袋小站稻米,说,这是我们当地特产,您了拿去尝尝。可是李总连忙说道,我们有规定,不能收加工点的礼物。我在一旁笑道,李总,这还算什么礼物,就是农村的一点土特产嘛!我叫过来司机,让他打开后备箱装了进去。

          第二天我和小老板兄弟俩赶到这家在北京郊区的公司。这是一家中等规模的厂家,厂房已经有些陈旧了。

          李总见到我们后,叫来主管外协的和技术人员领着我们先去看他们的产品。工厂里加工的机械设备不多,看来是以装配为主。我望着眼前组装起来的方便面生产线;还是真的有点复杂。这时我看到小老板表情一下子冷了下来,神态有些失望。小老板兄弟两个听着技术人员的讲解;目光呆滞,一副茫然的表情。我连忙问了两个还算在行的问题,技术人员一边讲解着,一边向我投来赞许的目光。

          一行人在公司的会客室坐下后,李总问道,怎么样,加工没有什么困难吧?我看看小老板,只见他涨红了脸,没有回答;坐在他身边的弟弟在低头摆弄着手指。我连忙开口答道:“基本没有问题,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先接一套设备底座加工。”李总听了说道:“这样也好,我们先定一套简单的,从易到难,初次合作,双方谨慎些也好。”

          回来的路上,小老板问道:“大爷!这活咱们干的了吗?我刚才看到这些设备,一下子就懵了,心里立马凉了半截。”我笑道:“其实看上去复杂,但不算太难,刚接的这套底座,你们干没问题,但要是全接下来,你还要增加技术力量。”小老板说:“大爷,我想着让您了帮着我干,行吗?”我听了忙说:“我岁数大了,真的干不动了,而且现在你缺的不是我这样的技术人员;而是需要一个看懂图纸,负责下料划线的技术工人,工厂一般称为铆工的。还有你现在马上找到一个像样的厂房,现在地方不仅是不适合,以后甲方会经常来人,也不行的。”小老板说:“新厂房我已经找好了,这几天就搬家;您说的铆工可是不好找,大爷能给找一个吗?”我说:“有是有,可是这种人老板都不会放的,你还是在网上找找看。眼下接的这个活,你弟弟干我看没问题,不懂得可以随时来问我。”

          小老板回来后马上搬迁了自己的工厂,虽说是有年头的老厂房了,不太大,但总算是有一些工厂的模样了。

          一天晚上,小老板到我家,告诉我说,刚招了一个铆工,东北人;正好北京又发来新图纸,比上次的要复杂,他来应聘时我拿给他看,他说能干,我今天安排他干了。但是我心中没底,明天您了跟我过去看看,这个铆工行不行,别给干砸了。

          新来的铆工四十多岁,带着一副眼镜。他告诉我是齐齐哈尔人,技校毕业后在当地国企工作,后来单位不行了,就去深圳打工。我问他在深圳什么企业干过,他说是生产包装设备的厂子。我知道包装机械和眼下方便面生产线比较类似,甚至还要复杂一些,心说小老板这个人还是找对了。

          我问他图纸有问题吗?他告诉我说,图纸画的水平不高,好多地方让人看不明白。他让我看了图纸的两个地方,说根据经验他是这样理解的,不知道对吗?我仔细看了看,点点头说,是的,就是这样。不过从他能够看出图纸存在的问题的这一点,应该是识图水平不低。

          早晨小老板打来电话说,今天北京来人检验加工活,一会我拉着您老去厂子看看干的行吗;您老先给把把关,哪不行的让他们改过来;中午再帮我招待客人。

          我到厂后先对产品主要尺寸做了检验,精度还可以;就是表面还有些粗糙的地方。我告诉小老板安排工人对产品再修磨一下;我知道甲方来厂检验,多是走马观花,主要看看产品外观,喝一顿酒就走人了。

          客人到時已經接近中午了,司机见面就问,上次来的不是这里啊?小老板忙解释说,那面是总厂,我们是家族企业,外加工都在这面干。

          吃饭時小老板跑出老远找了一家档次高的饭店。甲方来的是上次见过面的管外协的刘工和负责质检的方工。

          小老板給客人敬了一個酒后指着他弟弟介绍说,这是我弟弟,他管着厂里的生产和质量。方工见到当弟弟长的瘦弱,笑着对我说:“原来给我们干的密云那家也是哥俩干;和他们俩一样,当老板的哥哥挺胖,弟弟挺瘦;我见面就逗他弟弟,你哥哥这样胖,你咋这么瘦啊!你是不是让你哥哥剥削的吧?”我和刘工听罢笑了起来。

          小老板他们在吧台结账,我陪客人先走出酒店。刘工小声问我:“您了在公司是......”我知道他可能有些误解我的身份了,小老板有从来没有向甲方介绍过我, 而我表现的又像是公司举足轻重的人物;忙笑着解释道:“是这样,我和老板是楼上楼下的邻居,我只是临时来帮忙的。”

          小老板接着又谈成两家加工单位,还新招来几个工人。小老板问我,他的公司到什么规模比较合适,我告诉他最好是二十人左右。因为给人家搞加工,随时都有没活干的时候,规模大了就有麻烦;再说人多了你自己管理不过来,再雇人管理效益就会降低了。他说,要是上自己的产品呢?我告诉他,千万不要上,否则你会赔的血本无归的!他问,怎么呢?我说,你现在起步已经太晚了,没有机会了;道理我也和你说不清楚,你听我的就是了。

          这里的原因不仅是市场竞争激烈,风险太大;关键是小老板不具备一个企业家的能力。

          其实我们的企业能不能干好,原因不在乎是什么私有制还是公有制,而是要有一个好的企业经营管理的领头人,一个优秀的企业家。

          0

          第四十六章 不忘初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操天天摸天天日,操在线,百合肉文小说,香蕉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