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o7rnu"><center id="o7rnu"></center></wbr>
    1. <mark id="o7rnu"><source id="o7rnu"></source></mark>

        <optgroup id="o7rnu"><li id="o7rnu"></li></optgrou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穿梭之人>(十二)逆转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二)逆转

          小说:穿梭之人 作者:heilsuxen 更新时间:2021/1/16 23:12:39

          吴联刚用左手紧紧抱住前胸为的是强制压住胸前那一道深深的伤口。他从身体的疼痛判断,从楼上的那一下飞跃大概摔裂了几根骨头。这种情况下如果敌人还有后援,那基本上就交代在这里了。

          撞破玻璃时,他的身上也有几处被划伤了。伤口不深,但血流得满身都是看起来非常夸张。作为一个战斗的老手,他非常清醒地意识到那些都无关紧要。反而胸前的一道伤口如果不尽快处理,自己很快将因为失血过多陷入昏迷,然后就此丧命。经验丰富的老吴完全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血是来自玻璃划伤,胸前的大伤口反而没有流血的迹象。

          在以往的任务中有比目前更凶险的情况,但现在的最大麻烦是自己不知道敌人还有多少将从何而来,甚至不知道敌人究竟是谁。

          吴联刚没有时间仔细分辨情况,只能简单压迫着腋下大动脉位置,跌跌撞撞地向着远离现场的方向逃窜。

          大约跑了十多分钟,吴联刚没有发现敌人追踪的痕迹,他没有犹豫一头撞进了旁边挂着红十字大约是医院的地方,打算找点医疗器械处理一下伤口。

          这应该是一家民营医院,一楼大厅有很大的问询台,两个面容姣好的年轻导医站在台子后面保持着职业微笑一动不动。

          吴联刚快速瞟了一眼问询台旁边的院内分区地图,手术室在三楼。

          顾不上细想他直接冲上了大厅角落的楼梯。才刚爬了一层楼老吴就感觉气短头晕似乎很快会发生休克。他强行忍住剧痛保持清醒努力继续往上爬。

          得亏这是一家小型民营医院,手术室的门不是那种内开的铁门。吴联刚砰地一声直接撞开门跌跌撞撞穿过走廊跑进准备室。

          准备室里用蓝色的布帘隔成了两半,老吴看到房间靠墙有一排消毒柜估计里面应该是手术器械。正想过去拉开,蓝色的电动布帘却刷一下打开了,一个圆眼睛瘦小身材穿着手术服的医生举着戴手套的双手瞪起眼睛看着他。

          “你是什么人?家属?怎么到这里来了?”隔着口罩老吴只能看到女医生本就圆溜溜的眼睛瞪得像一对铜铃。

          老吴一时语塞不知该怎么解释,正想开口却两脚一软坐到了地上。胸前的手无力地垂下,露出了胸前骇人的伤口。

          “哎呀!怎么伤这么重!”女医生跑过来蹲下想查看伤口却好像犹豫了该不该用戴好手套的手触摸老吴。

          “医生,救救我。”老吴虚弱地回应。

          “刘主任刘主任?”女医生向走廊大声呼喊求援,当然不会有什么回应。她又犹豫了一下然后起身想去打门旁边的内线电话。

          “快,没时间了。”老吴咕哝了一句然后头一歪晕了过去。

          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一阵剧痛把老吴又惊醒了过来。他低低地呻唤了一声睁开眼。发现自己平躺在地板上,女医生正跪坐在自己身旁忙碌。

          老吴微微抬起头,看到女医生身旁堆着各种各样的器具,他的衬衣被完全剪开伤口暴露在外面。圆眼睛女医生正在给他做清创处理。

          又一阵剧痛传来,老吴又哼了一声。“忍着点,”女医生的声音有点变调,她每过一小会就会甩一下头,“麻醉机动不了,我也不敢用。”

          老吴才发现女医生甩头的动作是为了避免眼泪掉在自己身上,她在哭。

          “谢谢了。”老吴低声说,这点痛是小事没有麻醉他也挺得住。

          “和我说话。”女医生一边抽噎一边说。

          “啊?”老吴对这个要求感觉莫名其妙。“我只是个妇产科住院医啊,怎么刘主任他们都不动了,你是谁啊?”女医生连珠炮似地说着眼泪又涌出来,她猛一甩头眼泪飞出眼眶掉在了另一边。

          老吴一下明白了,女医生这会思维非常混乱,想和自己说说话让她集中一点注意力在眼前。

          “我是。。。。。。解放军。”老吴想了半天回了一句。

          “那。。。。。。”女医生似乎安心了一点,“是I国打过来了?”

          老吴忽然有点想笑,他觉得这个女医生有点呆呆的。

          “不是,我这情况严重吗?”老吴转开话题,关于敌人的问题他也说不清楚。

          “烧伤复合创伤,不算特别严重。”女医生回答,“处理起来比较麻烦,后续有循环衰竭的风险。但是烧伤反而阻止了大量失血,至少眼前没事。”说到这方面女医生似乎特别来劲。

          “我有点胸闷头晕。”老吴也努力说话分散注意力,好驱散一些疼痛的感觉。

          “那是因为还有一些附带的冲击伤,你从什么地方摔下来了吧?”女医生回答。要是军医结合这些伤情大概会判断为爆炸伤,老吴暗想着。

          忽然,他敏锐地发现了一个盲点。那杀手使用的蓝色光刃似乎主要功能不是杀人,虽然切割能力出众但是高温灼烧会封闭血管,与冷兵器的主要杀伤途径相悖。

          “你觉得这是什么东西造成的?”老吴艰难地抬手指了指胸前的伤口。

          “电烙铁?反正应该是一种工业工具吧?”女医生回答。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女医生清创缝合上药包扎大概过去了好几个小时。

          “好了,缝得不怎么样你将就一下,”医生终于没哭了,她抽了抽鼻子说道,“我去找人来帮忙,你要好好休息一下。”

          “别!”老吴艰难地起身想要阻止。女医生大概是过于紧张加上跪得太久,忽然站起来发生了**性低血压。她晃悠着身子两眼一翻又一头栽下来撞到老吴身上。

          这一下撞得不轻,差点把伤口直接又崩开,老吴胸前裹好的纱布上立刻渗出了一些血迹。

          “医生?医生?”老吴疼得龇牙咧嘴把怀里的女医生摇了两下。对方毫无反应,显然是累极了。

          “好吧。”老吴无奈地躺倒,任由女医生在他胸前趴着。这下他自己也动弹不得了。

          又过了大约一小时,医生才悠悠地醒来。醒来第一句话是:“好饿啊。”然后才惊觉回想起现在的情况。

          老吴哭笑不得。

          在女医生的搀扶下,老吴走到了四楼走廊顶端的一间办公室,这应该是女医生的办公室。

          路上老吴大致讲了一下异常的时间停止和看不见的敌人。女医生全程睁大双眼一言不发。

          “所以,是I国打过来了?”女医生总结。

          “额,应该不是。”老吴坐在医生办公室的检查床上靠着墙,“他们没那本事。”

          “那就是A国打过来了。”女医生笃定地说。老吴无言以对:“你不害怕吗?”

          “怕啊!但是不是有你们在嘛。解放军叔叔。”女医生脱下口罩,老吴这才看到她满脸的汗水泪水和口罩捂出的痕迹。

          “谢谢。”老吴莫名地感到心安。眼前这个小医生大概毕业没多久,工作繁忙竟然没认出自己是扰动全市的通缉犯。他已在孤身一人的局面下坚持了数十天,忽然收到这样的善意眼泪几乎要落出来。

          军调本就是这样一个部门,无数的战友默默消失在异国他乡,唯一记录他们事迹的只有本部门那永远上锁的荣誉室。

          “我真的是解放军。”对方没有怀疑的意思老吴却产生了执念,他在裤子暗兜里摸了摸找到了自己的红色军官证想要出示。

          “你要吃点什么吗?”女医生低着头没有看过来,她拉开了办公桌的抽屉,里面满满的各种小零食,“抹茶味的还是香草味的?”

          “你叫什么名字?”老吴忽然问了一句,然后又觉得不妥,“我叫吴联刚。是S军调的特工。”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姓名。

          “怎么?要给我送锦旗吗?”女医生嘿嘿地傻笑,把一包饼干递了过来。

          “那不成问题,”吴联刚也嘿嘿地跟着笑,“你们经常收锦旗吗?”

          “我们是妇产医院啊,锦旗可不少。”女医生大口嚼着饼干,“但是我一个小住院医不容易收到,主刀轮不到我。也不知道S师范的小帅哥美女们会不会给我送一面。”

          “为什么?”吴联刚忽然警觉。“啊?S师范吗?”女医生回答,“我们有合作关系啊。经常要去S师范搞点计生宣传生理卫生教育什么的。这种事一般都是我们这些小住院医去咯。”

          医院的走廊里有点黑,虽然是下午但是走廊里只有一端的落地玻璃窗透光。灯光熄灭之后走廊里还不如各个房间敞亮。女医生换上了白大褂急急忙忙地朝厕所走去。

          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时停没有解除的迹象。老吴的伤至少两三周才能初步愈合,也不敢冒险到处乱晃,只有和这个名叫夏彤的女医生一起在房间里大眼瞪小眼,日常的消耗靠着医院小卖部解决。

          夏彤是个认真到刻板的人,每次到小卖部拿了东西还不忘留下纸币。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大多事情都将就着还能对付过去,但是上厕所却是个不能回避的麻烦。

          老吴已经给夏彤详细说明了可能遇到的危险,但是人有三急无法将就,何况男女有别。女医生探头探脑地走到厕所门口朝里面张望了一番又回头看看四周,确认没有危险后进入了厕所。

          然而如同等待了很久时机一般,在夏彤走进厕所之后走廊无光的一边楼梯口有立刻东西晃动了一下。

          杀手来了。一团模糊透明的虚影小心地从楼梯附近靠向厕所,最后在厕所门口停下,似乎在确认里面女医生的状态。

          夏彤小声地哼着歌大概是在给自己壮胆,然后走进了中间的隔间转身打算锁门。

          杀手抓住了这个时机,他一跃而起冲进厕所挡住了隔间门,一把亮蓝色的光刃凭空出现滋滋作响。

          夏彤拉了一下门发现关不上,好像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挡住了,于是探头出来查看。杀手没有放过这个时机,他毫不犹豫地举起光刃挥了过去。

          然而危险的光刀始终也没有落下,杀手看不见的手腕被人抓住了。他疑惑地回头却看到老吴站在自己的身后。

          “等你好久了!”老吴嘿嘿冷笑,然后右手摸出一支细细的针筒猛地扎进杀手手腕的位置,迅速把药剂推了进去。

          杀手情急之下亮出了另一柄光刀向老吴挥来,老吴毫不犹豫用抓住手腕的左手一带,把身材瘦小的杀手扔向了厕所的另一端。

          厕所的另一端有一个拖把池,杀手似乎撞到了水龙头。龙头忽然打开飞溅的水珠沾了他一身。这一下看得更清楚了,这是一个瘦小的女性。她喘息着勉强稳住身形,站姿似乎有点不协调。四处乱洒的水珠有些飞到了蓝色的光刃上,发出噼噼啪啪地声响化为了蒸汽。

          “别死撑了,睡吧。”老吴倚靠在门口漫不经心地点燃一支香烟。像响应他的话一般,杀手瘫软扑倒把地面的污水溅起了一片水花。

          “结,结束了?”夏彤扒着厕所隔间门探头小心翼翼地问,然后看到了正在抽烟的吴联刚。

          “嘿!这里不能抽烟!”她皱起了眉头表情很是认真。

          吴联刚嘿嘿一笑丢掉烟头,潘可罗宁的肌注麻醉效果可以达到一小时左右,这下一个活的杀手落在了他手里,整体形势终于有了机会发生逆转。

          他走到倒下的杀手旁边在对方身上摸索。

          “一会别太惊讶了。”心情大好的军调特工顽皮地对夏彤眨了眨眼睛。

          0

          (十二)逆转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操天天摸天天日,操在线,百合肉文小说,香蕉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