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o7rnu"><center id="o7rnu"></center></wbr>
    1. <mark id="o7rnu"><source id="o7rnu"></source></mark>

        <optgroup id="o7rnu"><li id="o7rnu"></li></optgrou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刺客之神>”杀人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杀人狂?“

          小说:刺客之神 作者:Win神 更新时间:2020/11/17 23:35:17

          有人说,有这么一天,它一来临,世界就变成了糖果色。于是,小孩和大人每年都会期待,盼着盼着,今年的六一还是来了,但带来的并不是甜蜜的糖果,而是毫无征兆的血腥。

          清水市,是一座以水为名的江南小城,四季宜人不说,但看近十年都被评选“治安模范城市”,也可在这里倾见一番“桃源气象”。清水市有一奇,便是这清水河,千百年来,即使有过暴雨如注的汛期,但清水河却从未有过暴涨记录,并且也如它的名字一般,清澈可见底。俗话说“水清则无鱼”,然而在此却毫不适用。但从鱼的种类上看,约莫也有五六种之多,也是奇哉怪也。人们常说无风不起浪,此刻,清水河却泛起一阵阵的小浪。难道这第二奇今日有缘出现了不成?

          其实不然,不浅的清水河里,此时,正有一辆别致的摩托车卡在淤泥之中,倒像是一个人栽了个跟头似的。直挺挺的,将河水割裂,周遭这才生了许多这浪花。

          从对面的一幢楼,可以很明显的观察到这一幕。但鉴于是早上,清水市都还沉浸在睡梦中,何况是人呢。这不平凡的坠车事件,自然也是没人会注意到。

          在这幢楼的二层,是一排排的办公室。公共区一个硕大到由40块60英寸显示屏组成的屏幕上,还实时监控着清水市各个路面情况。

          这里正是清水市110指挥中心!

          屏幕上显示的数字令人惊叹,昨日有效接警:0起;昨日有效出警:0起,这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其实这个数字比例,已经维持了好几月。即便是治安再好的城市,也未必有出现过这样的“佳绩”。

          此刻,除了中心大厅值班的3个接警员随时待命之外,在另一室西南角的一个格子间,杂乱无章的摆放着各种文件,一个人正在酣睡。那是刑侦中队长楼斌,昨晚通宵赶报告,一时间撑不住便睡在了办公室里。

          叮铃铃~

          此时,一通电话接入。焦急声中夹杂着一丝惊恐。“喂?公安局吗?我。。。。。。我要报警,有人劫持幼儿园!地址,地址是临河路345号嘿嘿幼儿园。”紧接着一身猛烈的爆炸声传到接警员陆曼耳中,“滴”一声之后,电话那头再没了声响。

          “喂!喂喂!”陆曼紧喊了几声之后,立时呆立原地!不止是因为那份引以为傲的“佳绩”被打破,更是因为报案人所提供的地址。

          “临河路345号,不就在河对面不远处吗?这歹徒竟然如此放肆!”被爆炸声轰醒了大脑,陆曼顿感事态严重,连忙跑向另一个办公区。

          “楼队,不好了!有劫案!”单这8个字,酣睡的楼斌猛地跳将起来,睡意全无。听完陆曼的叙述,楼斌立刻拿起电话,向上级反映。另一边则通知还未抵达办公室的队员,全部火速赶往事发地,必须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

          “六一,都不让人好好过,这都是什么人啊!连幼儿园的小孩都不放过!劫财还是劫色?真是丧心病狂!”话音未落,一个梳着马尾的高挑女子闪入楼斌眼中,她是负责换班的沈云,听到陆曼对她说起这桩莫名其妙的劫案,才发起了一阵短暂的牢骚。

          短短的三分钟,单沈云就已接到这一事件报案总计15次,此刻,办公室内电话像是炸了锅似的,铃声此起彼伏,众人忙得不可开交。毫无疑问,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恶性案件,已经打破了本该只有欢乐的六一,或者说平静的清水市。据报案群众反映,歹徒只有1人,海归身份,携有枪支,身上绑有炸弹,危险性极高!目前已造成两死一伤,幼儿园北部教学楼因爆炸起火,随时有蔓延的危险!形势相当紧急!

          此刻,临河路345号,已经围满了人,现场也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众人交头接耳,幼儿园里的孩子家长则满脸沮丧。据受伤的女教师反馈,歹徒手上有28个小孩,全部被困在那栋楼里。本来今天是为了庆祝六一,大家聚集一起搞活动。谁曾想,出了这事儿。

          一个穿着灰色夹克的男人,手上拿着一个硕大的喇叭,一边耐心询问情况,一边警觉的扫视周边情况。此人正是楼斌,当他注意到地上的尸体时,因为实在不忍直视那躺在血泊里已被子弹射成蜂窝的两人,迅速将目光转移到一面粉红色墙体建筑。此时,在这面墙内,歹徒正发狂似的叫嚣。

          “我不想杀人,我不想杀人,你们别逼我!别逼我!”

          “没人逼你,放下枪,放了那些孩子,孩子是无辜的。”楼斌的声音本就洪亮,经喇叭一放大,好像原地炸锅似的,众人见状纷纷退了几步。

          “我只要这个家伙,这个叫王鑫的小家伙,我必须杀死他。其实,我本不想,本不想杀人的。呵呵,我是被逼的,被逼的哦。你们不能抓我。”语无伦次的喊话,暴露了歹徒内心的焦灼与犹豫,说明歹徒的心理防线薄弱,意识到这一点的楼斌,脑海开始不停思索对策。

          一个海归,一个幼儿,什么仇什么怨,这让楼斌大为不解。但为了缓解歹徒情绪,并以先行解救人质为主,他继续耐心喊道:“你先别激动,你先把其余的27个孩子放了,他们是无辜的。其他的,我们有时间再谈。”

          话毕,一名身形瘦削的中年男子,奋力冲进警戒线内,试图扑倒楼斌,说时迟那时快,一旁的警员,鉴于此状,被迫将其摁倒在地。但他嘴里依旧狂喊“你混蛋,为什么要留下我儿子,你混蛋你。那可是个杀人狂!我儿子还小,他,他从小连杀鸡都不敢看,他还是个孩子啊。”此人正是王鑫的父亲,心情似乎沮丧到了极点。

          楼斌似乎无暇顾及,那27个孩子还未出来。最大化减少人员伤亡,是他必须做的事。

          “楼队,我来了!情况我已经明白了。”突然,又一个人闯入警戒线,但没有任何人阻止,此人嗓音有些绵厚、精神饱满,个头不高,却十分精神。一个箭步,他瞬时出现在楼斌面前。楼斌一脸笑意,分明对来人充满了信心。“你可来了,对方是个海归,高学历人士,但不知为何非得杀死一个孩子,就靠你了!你明白的,清水市再也不能出现人员伤亡了!”楼斌的目光再次移向地上已经冰冷得有些僵硬的生命,拍了拍了他的肩膀。来人是警队的谈判专家李一,曾凭三寸之舌,解决数十次恶性犯罪事件扩大,因此在警队颇有威望,他的到来,大家都对其寄予期待。

          1

          ”杀人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操天天摸天天日,操在线,百合肉文小说,香蕉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