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o7rnu"><center id="o7rnu"></center></wbr>
    1. <mark id="o7rnu"><source id="o7rnu"></source></mark>

        <optgroup id="o7rnu"><li id="o7rnu"></li></optgrou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恶煞当朝>第十二章 归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归山

          小说:恶煞当朝 作者:相厌 更新时间:2020/12/8 17:15:41

          “圣旨到,李崇信接旨!”

          黄土城上,李崇信率领一干将士纷纷跪地:“吾皇万岁,万万岁!”

          白圭用尖细的嗓音高声朗读:

          “昔日周得吕望,汉得张良,先帝在位常曰得人矣。吕望扶保周武,牧野一战,巩固周王朝八百载,世所颂扬;张良出于士修文林,却以勇力雇壮士袭击暴秦,征战霸王,助高祖独成帝业,千秋名标。

          爱卿世受国恩,温良俭让,忠肝义胆,烛照千古。世人皆知爱卿忠义之名,欲追随翼后而不得。

          古语云君臣同心,其利断金,爱卿已与敌酋相持月余,物资匮乏尚能抵挡贼寇,可见卿统兵之才尤胜吕、张。

          今白犀关贼兵偶有胜算,欲穷追我王者之师,令爱卿三月内率黄土坡兵勇攻陷马边重镇,拖延贼兵追击之势,此战若功成,卿何下于吕、张?愿卿勿辞劳苦,以慰朕心。”

          “万岁,万万岁!”众将接旨而起。

          白圭笑吟吟将圣旨奉上:

          “李大都督,奴家不才被圣上封为监军,三日内就请进兵,我家祝大都督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李崇信一身青布儒衫,洗得已经有些发白,腰中仅围一条禹僖帝赏赐的宝石犀带,躬身道:

          “烦请大内官回屋歇息,我与众将士商量后即刻进兵。”

          “好,那我家就静候佳音,我们走。”

          副都督魏冉看白圭离去,在李崇信耳边言道:

          “大都督,士兵每日方得二两清水,粮米方得一升,守城尚且不足,如何能能劳师袭远?况且我军多为步兵,如果攻打马边,这靠两条腿跑也跑死了,不如我们再上表陈情?”

          李崇信眼望天空:

          “不必了,能陈情的话,朝中屠大将军又不是泥偶,容我再思良策。”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邱八,将我这亲笔书信转呈候万京,我与他本月内在漓泉寺一决高下,败者退兵。”

          李崇信一脸坚毅之色,将书信交于邱八。

          邱八惊叫:

          “薛头儿临别有令,吩咐我告知大都督万不可亲去漓泉寺。”

          魏冉在一旁怒道:

          “大胆,李督乃朝廷钦封镇北都督,你一个兵丁也敢违命?”

          邱八不敢再声张,架着仙鹤送信去了。

          魏冉待邱八走后,小声道:

          “李督,此刻战局仍是我方稍弱,如此冒险与北地枪王一战,实在是兵行险着呀。”

          李崇信却不答言,又写了一个锦囊交于魏冉:

          “魏冉,我不在期间,你暂代都督职务,不可堕我中军大旗,如遇危机,拆开锦囊来看。”

          “大都督哪里去?可是要去偷袭候万京?”魏冉急切问道。

          李崇信微微一笑:“不必多问,依计行事。”

          “诺!”魏冉跪拜。

          是夜,凉风正急,李家军的大旗被山风吹的猎猎山响。

          白圭正自沉睡,忽然被一只大手提着脖领子耗到城头之上。

          白圭乃是习武搬山境的高手,甚是警觉,怎奈对方功力高绝,大手卡在大椎穴上,令他提气不能。

          他方自回头看去,只见李崇信依旧一身宝蓝色儒衫,头顶别着一根青玉发簪,腰间少有地佩戴了本命飞剑血浪。

          白圭一激灵:

          “李大都督是要杀我祭旗?”

          李崇信微微摇头:

          “大内官,别把宫廷诡斗那种事套在李某身上,我道心坚定,自艺成下山之时,想的都是保家卫国。”

          “那,那这么晚了,把奴家叫起来何事?”

          李崇信轻轻叱了一声:“疾!”

          腰间飞剑血浪无人拨动,自行飞出鞘外,停在半空,散发着淡淡的血红色光芒。

          李崇信浑身拉住白圭衣袖:

          “大内官不是要督战吗?随在下走一趟,奇袭马边城。”

          说罢,也不等白圭执拗,拉着他上了飞剑。

          白圭犹自挣脱:

          “你疯了,你我二人就能去奇袭马边城?你想死,奴家还想活呢。”

          李崇信哈哈笑道:

          “谁说你我二人?我带你去招募一支奇兵,我为三军主帅尚且不惧,大内官乃是监军何惧之有。大内官赶紧运功抵御,一会儿天空罡风寒冷,小心寒气入体。”

          言罢,一个飞跳,直上剑身,单足点着剑尖,倒背双手而立,好一个剑修风采。

          口中喝了一声:“剑归蜀山!”,那血浪一阵欢悦,血光一闪直奔西南而去。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蜀山剑派每日有晨钟暮鼓的习俗,钟是洪武钟,鼓是宣阳鼓,惯例是钟三声,鼓四声。

          茫茫蜀山西侧,是漫无边际的青石山脉,山脚之下两个石头屋子,一个草棚,石头屋子是刑氏兄弟的办公馆,草棚是草头翁的治疗场所。

          百十个男人周身光光,唯一的衣物就是裤裆里的麻布片,用来遮羞。

          无论数九寒天还是酷热三伏,所有的采石工人都不能穿衣服,理由只有一个,怕你偷藏了砺剑石。

          百十个工人一天采够一百斤青石就可休息,所以劳作不息,当然也有例外,一个面目凶悍的刀疤大汉就整日里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歇息,他虽然也是囚犯,但是在百十号工人中却是头儿,一身火焰功法甚为了得,外号火鸽子的丁天庆。

          “丁哥,这是劳工们今儿孝敬你的。”

          一脸奸笑的小个子,指着下面的百十斤青石。

          丁天庆撇了一眼:“那个新来的大个子还没说话?”

          小个子嘿嘿笑道:“刚来的雏儿,难免欺生,过俩天自会知道这里谁是老大,嘿嘿”

          “收工了,收工了。”

          小个子咳嗽一声:

          “我张大廉和各位一样,就是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被蜀山派的牛鼻子老道抓来当劳工,没办法呀,谁让我们本事敌不过人家呀,但是,有丁哥在,我们总有一线希望,丁哥已经差不多修炼到筑基境界,到时候在外面再花钱买一副上好的筑基骨架,成了大人物自会来接我们的。

          大家高不高兴呀?因此,每个劳工每天多交十斤青石给丁哥,等丁哥攒足了本钱,到了外面卖个好价钱,自会来接济我们。”

          “喂喂,我说你那,那个刚来的红头发的秃顶大个子,你是聋子吗?平日里都不讲话,以为你是哑巴,你不会是聋哑双残吧?”

          薛太岁不理张大廉的呼喊乱叫,只是一味地挖青石,其实他今日里早过百斤,只是他还要付出更多的劳动力。

          “哐当”一声,薛太岁将二十斤青石扔在地上。

          张大廉眉开眼笑:

          “呦,这新来的兄弟果然是个上道的,居然多交了十斤,我暂且替丁哥收着,将来到了外面,自会多加关照兄弟。”

          薛太岁冷笑一声:

          “你们连个账本都没记录,这许多青石,你知道谁是谁的吗?这不是骗鬼的谎话。”

          张大廉顿时变了颜色:

          “哎,你个贼配军,红发贼眼注定一辈子发迹不得,就你话多,显摆你机灵是吧?你想要青石也行呀,你只要打得过丁哥,你就是这里的石霸,我们大伙天天多交青石给你。”

          薛太岁大吼一声:“那就打!”,多日来的委屈、郁闷,此刻一股脑发泄出来。

          他人本就人高马大,这一声力喝,居然把众人唬得众人一愣,竟然无人敢说。

          丁天庆嘿嘿笑了一声:

          “好汉子,一来就想当老大,我已是接近筑基修为,现在压境到开脉,十招之内打不倒你,算我火鸽子白在江湖混了。”

          说罢,火鸽子站起身来,比薛太岁矮了一头,但是比薛太岁壮实一些,双拳捏的骨头节格吧格吧乱响。

          出其不意,一个冲天炮,拳带火光直奔薛太岁胸口,快似流星闪电。

          薛太岁使用军旅中的守字诀,双掌封住门户,对方拳头像雨点一样噼里啪啦地打了过来。

          薛太岁这兵字拳讲究一个稳字,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一时间看观定势,封住门户,那火鸽子竟然一时间无从下手。

          丁天庆暗想如果十招内打不倒这个大个子,其他劳工定然不服气,我这石霸还如何能立足。

          想到此处,暗自调息,竟是将境界调高,无限接近灵融境界。

          又一个冲拳,几乎用上了全身力气,薛太岁顿时觉得对方拳头沉重无比,知道再也守不住了,右脚使了个挑字诀,正勾在丁天庆两脚之间的困龙筋上,未料想上面的拳头已经轰开防御,直挺挺揍在薛太岁鼻梁骨之上,一时间鲜血迸发,涕泪横流。

          “噗通”,“噗通”两声,两人同时应声倒地。

          丁天庆火冒三丈,区区一个刚来的开脉小辈就把自己绊倒,这老大的名号以后也不用叫了。

          他一个鲤鱼打挺,翻身骑在薛太岁身上,罩定对方脑袋开始一顿乱拳。

          薛太岁只得双手护头,前胸肋骨都交给了对方,一顿重锤之下,肋骨不知折了多少根。

          丁天庆成心在众人中立威,打的累了,起身一口吐沫吐在薛太岁脸上:

          “妈的,在老子这里逞威风,谁以后再敢挑事儿,这个大个子就是他的榜样。”

          众劳工一时间静若寒蝉。

          0

          第十二章 归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操天天摸天天日,操在线,百合肉文小说,香蕉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