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o7rnu"><center id="o7rnu"></center></wbr>
    1. <mark id="o7rnu"><source id="o7rnu"></source></mark>

        <optgroup id="o7rnu"><li id="o7rnu"></li></optgrou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天恋>十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八

          小说:天恋 作者:蓝天情怀 更新时间:2021/2/3 20:01:58

          专家组马不停蹄,又到部署在罗布泊西北部的空×师,传授了战术。任务完成之后,他们乘专机回到北京,熊志丹前往第六航空研究院汇报,宋良骥、谢平和大冯在招待所休息。由于连日来的奔波,加之归途的晕机,谢平一到招待所就躺下了。谢平晕机,在意料之中,令宋良骥没有想到的是,大冯在机上也呕吐起来,两人整整瘦了一圈。

          难得来到北京,不买点东西带回去,怎么说得过去?宋良骥让他们卧床休息,只身来到**,给张倩和大婶买点东西。他转了好几家店铺,不知给她们买点什么好。他看到“稻香村”门口人多,就守在店铺前,等到人少了一点,便对一位上了年纪的售货员说:“老同志,一般女孩子喜欢吃什么?”

          “南方人还是北方人?”老售货员笑了之后,问他。

          还有这么多讲究?!长期吃食堂,宋良骥对这方面的知识,极度匮乏。他回答说:“南方人。”

          “南方人爱吃甜的。这里有核桃酥、肉松酥、春卷、杏仁饼、牛舌饼。”老售货员一口气报出了六七种点心。

          “各来一斤。”

          “你要这么多?吃不了,要坏的。”

          “不怕,人多,分成两份。”

          “一共五斤六两粮票,十九元六毛钱。”收银员报出了价格。

          宋良骥心想,还真不贵,比我想象的要便宜一点。

          十九元是一个月工资的三分之一,一般人绝不敢买这么多。

          热恋中人,都很大方。

          傍晚,熊志丹回到招待所,告诉他们,为了节约,总部首长让他们乘火车回东北A市,六院已经为他们买好了火车票。

          坐火车也不错,睡一晚就到了。多日出门在外,他们归心似箭,当晚就踏上了归途。

          卧铺车厢里,他们四人坐在下铺的床沿上,谈论起来。

          宋良骥问熊志丹:“领导表扬我们了吧?”

          熊志丹笑着说:“表扬是表扬了,但你小子别得意,你们这个鸟组,还是干的空军的活儿,种了人家的田,荒了自己的地。”

          “你不用管是种自己的田,还是种人家的地,收获了庄稼就行。”宋良骥笑着反对熊志丹的说法。

          “领导,你这就不公平了,就凭我吐成这样,没有功劳还有苦劳。”谢平笑着帮腔。

          连日来于熊老总旦夕相处,大冯也与他熟络起来,胆子也壮了。他问熊志丹:“老总,这就是你官僚了,你怎么知道我们自己的地荒了?”

          “嗨!你们还挺心齐的嘛!”熊志丹收起笑容,严肃起来,小声对他们说:“上级布置了新任务,这回我倒要看看,你们自己的地,究竟有没有荒?!”

          宋良骥回到沈阳,先把一份点心送给隔壁谢婶,然后拎着一份,来到张倩的宿舍。

          “我回来啦!”宋良骥兴冲冲地走进去。

          宿舍里,只有张倩一个人,坐在书桌旁发呆。

          “我给你带了点吃的。”宋良骥将点心放在桌上。

          “谁稀罕,拿回去!”张倩理都不理。

          “怎么啦?”宋良骥不知何故。

          “你自己知道。”看来张倩的脾气还不小。

          “我临时有个任务。”宋良骥只好解释。

          “招呼都不打,你这种人有什么信义!”张倩这次是真生气了。

          “我给你说过。”宋良骥感到有点委屈。

          “什么时候?侬脑子瓦特啦!(你脑子坏啦)”张倩急了,上海骂人的话,脱口而出。

          “我塞给你的纸条,你没有看见?”宋良骥感觉有点奇怪。

          “你什么时候给过我?”张倩逼问。

          “在你办公桌的抽屉里。”宋良骥指出了地点。

          “骗人!”张倩是个细心的人,早就翻过抽屉,根本没有。她转过脸,怒目而视,气愤地说:“你就是一个骗子!”

          “我没有骗你。”宋良骥傲然地说:“你跟不跟我建立关系事小,我的人格事大,我们到你办公室一看便知。”

          “去就去!”

          两人都带着气,来到张倩的办公室。张倩用钥匙打开门,径直来到她的办公桌前,气呼呼的打开抽屉,对宋良骥说:“你看清楚,有没有!”

          宋良骥来到办公桌前,弯下腰,仔细察看。他轻轻挪开书,从缝隙里捻出一张叠好的小纸条,递给张倩。

          张倩惊讶了,连忙接过纸条,迅速打开,上面果然写着:“张倩同志:我到西北紧急出差,改日再约,勿念。”

          我错怪了他!张倩惊喜之中,还有一点怨气:“你为什么叠得这样小?”

          “我来了两次,孙枢聪都一直盯着我,要是纸条叠大了,还不让她发现。我总以为你是个细心的人,没想到,跟我一样,粗心大意。”

          “你才粗心!”张倩一下站起来,双手象鼓槌一样,击打着宋良骥的双肩。

          宋良骥也是个贱皮子,张倩捶他,他还觉得幸福极了。

          “差不多,还有点灵性。”张倩笑着对宋良骥说。

          南湖公园的体育设施还不少。乒乓球区的一张球台边,张倩拿着乒乓球拍,对宋良骥说:“看好了,腕子这样抖。”

          “我再来一次。”宋良骥照葫芦画瓢,居然有模有样。

          宋良骥拿起放在球网下的手表,看了一下,对张倩说:“时间怎么过得这样快,十二点了。”

          “快回家,晚了饭堂就关门了。”张倩急忙收拾衣物。

          “算了,别回去了,我请你吃饭。”

          “那怎么行?!”

          “公园旁边,有一家饭馆,那里的酸菜饺子很不错。”

          “我请你!”

          “别争了,哪有老师请学生的?!”

          宋良骥、谢平的单身宿舍里,又加了一张床,一位年轻的军人,正在铺床。宋良骥帮他收拾背包带,谢平帮他叠军被。宋良骥卷好背包带,放在被褥下,对尹僚冠说:“谁给你起的这个名字?”

          “我的父亲。”

          “你父亲挺有文化呀!”

          “名字起得不好。”

          “怎么不好?”

          “僚冠与尿罐同音,小时候,大家都叫我尿罐。”

          “是不是有点淘?”

          “不是淘,是有点蔫儿坏。”

          “哈哈,老宋,这回你可找到知音了。”谢平插话,取笑宋良骥。

          整理完毕,尹僚冠作了一揖说:“两位哥哥,小弟打扰,请多多包涵!”

          谢平连忙上前,扶起尹僚冠的两只胳膊,打趣的说:“千万别跪拜,我们收受不起。”

          尹僚冠也有趣,他用戏文里的腔调说:“两位哥哥有所不知,小弟的膝盖,上跪天地,下跪父母。依小弟之见,兄弟三人,免去繁文缛节,以礼相见,以诚相待。”

          宋良骥连忙说:“老弟说得对!”

          尹僚冠很快恢复常态,一本正经的说:“真是打扰了,两张床变成了三张,挤着你们了。”

          “不要紧,三个人热闹。”谢平说。

          宋良骥接过话,指着谢平对尹老拐说:“我们三兄弟在一起的时间不会很长,他马上就要结婚了,我们俩得给他倒地方。”

          “搬走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尹僚冠可不怕生,居然与宋良骥讲起条件来。

          “说。”宋良骥干脆利落。

          “我要与你在一个房间。”

          “好,我答应你。不过,那也是三人一间。”

          “三人也行。”

          宋良骥将尹僚冠的纸箱放到长凳上;谢平把他的脸盘放到架子上,拉齐毛巾;尹僚冠把床下的鞋摆整齐。谢平边整理边问尹僚冠:“你找对象了没有?”

          “我都结婚两年了。”

          “他到现在连个对象还没有,你倒先走了一步。”谢平指着宋良骥对尹僚冠说。

          “我们四川人懂事早!”尹僚冠很幽默。

          “这小子还挺逗!”宋良骥说完,三人一起笑起来。

          尹僚冠接着整理纸箱,刚打开,就拿出了一把算盘。

          谢平很敏感,连忙走过去,仔细一瞧,惊叹起来:“这可是一个老物件!”

          “我祖上传下来的。”尹僚冠将算盘递给谢平。

          “紫檀料,没有漆过,全是榫头链接,横梁两头,还用紫铜皮包裹了,这把算盘可有来头。”谢平接过算盘,翻来覆去看,心想,这样的算盘,早年只有名商大贾才有。想到这里,他连忙问尹僚冠:“你祖上是何人?”

          “清朝末年,我的太祖是茶马古道上的一名富商大贾,在康定、理塘、昌都一带,拥有多家商号。总账房的德铭先生,为太祖算了一辈子账,太祖将他视为家人。德明先生去世时,将这把算盘,送给了太祖。”尹僚冠道出了这把算盘的来历。

          “这么说,这把算盘是你们家的传家宝啊!”宋良骥说道。

          “什么传家宝?是戒品,警示后人的。”尹僚冠出语一波三折。

          “怎么回事?”宋良骥想问个究竟。

          “我太祖生意成功之后,一心想让祖上考取功名。祖上也争气,甲辰科考及第,录为三甲进士。”尹僚冠从箱内继续拿出衣物,整理起来。

          “进士就是进士,还有什么三甲?”谢平不解。

          “一甲进士,就是状元、榜眼、探花,直接授官。二甲、三甲进士要三年后翰林院复试,及格才能授予官职。”尹僚冠一边整理,一边回答。

          “那三甲进士,也没有什么呀!”谢平还有点看不起。

          “你晓得个啥子?!全国只有两百人。”尹僚冠还真知道得不少。

          “你接着说。”宋良骥很想听听下文。

          “哪晓得,有一天祖上从书房里翻出了一本明朝算术家徐心鲁的《盘珠算法》,便着了迷,研究三载,打得一手好算盘。算盘打的好有什么用,也不能闹个一官半职。果不其然,三年后院试落第。太祖大发雷霆,把祖上痛打一顿,将算盘钉在墙上,命他一日三次,望着算盘思过。此后,这算盘就成了我们家警示后人的戒物。”

          “你又是怎么学的?”宋良骥真能提问题。

          “民国时期,军阀混战,抢光了我家的家产,就剩下这把算盘。我爷爷吐血而亡,我奶奶变卖了房产,带着我父亲到射洪安家。父亲长大后,给当地一家大户人家当账房先生,维持全家的生计。为了让我学门手艺,父亲从小就叫我打算盘,我就是这样学会的。”尹僚冠说到这里,从谢平的手中接过算盘,露了一手,一抖算盘,算珠整齐划一的清了零。

          谢平一看就知道,他也是练家子,便问道:“水平怎么样?”

          尹僚冠回答说:“这不好说,反正我们川北没有人能打过我。”

          宋良骥一听,马上乐了。这样一来,他们组就有了两个计算高手。他对谢平、尹僚冠说:“你们俩比试比试。”

          见面就比,不合适。谢平有点迟疑。

          宋良骥问他:“怎么,你不敢?”

          谢平这个人经不起激,马上回答说:“比就比,我还怕他不成!”

          宋良骥问尹僚冠:“你呢?”

          尹僚冠一笑,随即说道:“我怕比了之后,当哥的脸上挂不住。”

          哎嗨,这小老弟还挺狂!谢平傲然的说:“你定规矩。”

          尹僚冠也不客气:“我们一盘定胜负。”

          宋良骥征求他俩的意见:“加减乘除,一百道,结果正确,先算完的胜。错一道题,扣十秒。”

          “行行行。”谢平来到桌前,从抽屉里拿出算盘。

          尹僚冠也拿着算盘,坐到了桌前。

          宋良骥翻出算术题库,压了压页面,用红笔勾了一百道题,放在他们两人的面前。为了让他们两人都能看到,他找来几本书,将算术题靠在书上。整好之后,宋良骥对他们说:“题库不能碰,谁碰谁输。”

          “好嘞。”他们两人不约而同地回答道。

          宋良骥站在他们两人的后面,抬腕看表,喊道:“预备——开始!”

          话音一落,他们两人几乎同时拨起了算珠。谢平严肃认真,尹僚冠飘逸潇洒,两人飞快的拨动着算珠,“滴滴答答”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他俩每算好一道,就将答案记到纸上。

          尹僚冠打到起劲之时,两只眼就离开了算盘,带着一脸坏笑,看着谢平。

          九分零八秒,两人几乎同时将算珠拨上了横梁。

          “我们打平啦?”谢平有点不相信。

          “不慌,不慌,让我检查一下答案。”宋良骥接过他俩递过来的答案纸,仔细核对起来。

          “你们俩的答案全对。”宋良骥宣布:“平局。”

          “再来一盘!”谢平的性子来了:“我们来比盲打。”

          “惊风火扯的,盲打算啥子。”尹僚冠还看不起:“我们来比两只手同时打。”

          这小子的功底还挺深,谢平挂起了免战牌:“算了,和为贵。”

          宋良骥一听尹僚冠能双手打算盘,一下来了劲,连忙将谢平的算盘递给他:“你来表演表演。”

          “恭敬不如从命,还是这一百道题,看着。”尹僚冠双手翻飞,每道题,两只手同时打完,互相验证。他用时十分零一秒,又打完了这一百道题,无一错误。

          宋良骥看上了瘾,对尹僚冠说:“你能不能两手打不同的题目?”

          “这是打算盘的最高境界,我还没有练到家。”尹僚冠终于谦虚了一回。

          “来,试试。”宋良骥一下来了浓烈的兴趣。

          俗话说,一心不可二用。两手打不同的算术题,这可是珠算界一等一的功夫,全中国可能都没有几个人。谢平说:“你就吹吧,我小时候练了好几年,皮毛都没有学到。”

          “新来乍到,我可不敢当着两位老哥的面,胡吹八咧,等我练好了再说。”尹僚冠想打退堂鼓。

          “不行,不行,你说你没有练到家,意思就是你会,不露一手,我们怎么知道?”谢平非要让他露一手,见识见识。

          “来点简单的吧。”宋良骥折中。

          “行,我就老藏穿袍子,小露一手。”尹僚冠接过宋良骥递过来的题目。

          谢平连忙让位,站在他身后看。

          “两只手各十道题。”尹僚冠将两本书分别放在面前,拉开了十公分的距离。

          宋良骥看着表,说道:“你不要紧张,我只是记记时间。预备——开始!”

          只见尹僚冠右手先开始打题,数字刚拨成,左手紧随其后,左右开弓。开始还不是很快,三道题过后,双手翻飞,甚是快捷。宋良骥、谢平起初还不觉有什么惊奇,四道题之后,只见他越打越快,不禁怔怔的出了神。简直是匪夷所思,天下读书之人,都是一次只能运算一道题目,他却能同时运算两道题,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当他算完最后一道题时,谢平迫不及待的对他讲:“老弟,这个窍门儿,你可要教我。”

          尹僚冠还没有回过神来,宋良骥抢先发了话:“这可不成,我们组有一个‘神算子’就够了,你学这个,要耽误多少时间。从今以后,你主攻气动设计;僚冠,你主攻计算。”

          “遗憾,遗憾了。”谢平摇了摇头。

          “好勒!”尹僚冠一下高兴起来。

          半个月后,谢平和李月英举办了婚礼。他们的婚礼,由熊志丹、李丹萍联袂主持。宋良骥和张倩应邀出席。张倩为两对新人准备了贺礼,一对缎子被面。新娘瘦削高挑,眉目俊秀,虽然脸盘黑点,但显得十分骨感。她身穿一件红色衬衣,黑色长裤,配上她那俊俏的脸蛋,显得格外精神。

          主持人熊志丹宣布婚礼开始后,李丹萍大姐发表讲话。接着就是新郎新娘给大家发喜糖、喜烟。

          别看这么一个简单的程序,年轻的同事们也能把它搞得很喜庆。谢平端着盘子发烟,新娘李月英给他们点烟。好几个年轻人,嘴上叼着烟,嘴唇不住地扭动,李月英将划着的火柴,凑到东,烟头就转向了西;一连划了五六根,怎么也点不着。小伙子说:“嫂子,你不行,我们谢哥点火的本事大得很。”

          李月英无奈,只好接过谢平手上装烟的盘子,将火柴交给他。

          谢平“嚓”的一声,划着火柴,恭恭敬敬的举到小伙子面前。可小伙子反而将烟夹到手上,对谢平说:“谢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能提前点火啊?!”

          一语双关,弄得全屋子里的人,都大笑起来。

          新郎老脸老皮的,无所谓;新娘可就遭不住了,俏脸一下红到了耳根。

          轮到给宋良骥、张倩发喜糖、喜烟,这两位没有为难他们;宋良骥点着烟,抽了一口;张倩接过喜糖,扒开糖纸,吃了一块。

          谢平给李月英介绍:“这是我大哥宋良骥,这是未来的嫂子张倩。”

          张倩正要解释,李月英对谢平说:“我嫂子长得好漂亮啊!”

          李月英的话,闹得张倩满脸通红。

          张倩回答说:“再漂亮也没有你这个新娘漂亮。”

          宋良骥连忙拿起凳子上的被面,塞到张倩手里。张倩反应也快,接过被面,站起来,对李月英说:“我也不知给你们买什么好,不知你们喜欢不喜欢?”

          李月英接过被面,张倩掀开一角,露出一沓十元大钞,她吃惊的看着谢平。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大概有二三个月的工资,她不敢收。

          张倩见状,连忙对她说:“我们女人要买些私房用品,收着。”

          谢平刚要推辞,宋良骥向他摆手;这要让人看到了,还不说他们的闲话。

          他马上领会了宋良骥的意思,对李月英说:“快,快谢谢嫂子。”

          新人走后,张倩红着脸,拧了宋良骥一把,小声对宋良骥说:“什么嫂子、嫂子,都是你的这帮狐朋狗友瞎叫!”

          宋良骥一边躲,一边说:“哎喓,乖乖,现在就这么厉害!”

          0

          十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操天天摸天天日,操在线,百合肉文小说,香蕉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