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o7rnu"><center id="o7rnu"></center></wbr>
    1. <mark id="o7rnu"><source id="o7rnu"></source></mark>

        <optgroup id="o7rnu"><li id="o7rnu"></li></optgrou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淬心>第七十章 医馆意外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章 医馆意外

          小说:烽火淬心 作者:太渭 更新时间:2021/2/10 11:44:29

          铁虎愤愤地说:“这太和堂,来十趟有九趟都是关着门,难道他们的医者仁心让猪油给蒙上了。再这样下去,恐怕真的要关门大吉了。”

          苏遇见怪不怪。这段时间,太和堂发生的事太多了,似乎伤了元气。

          “看这儿。”凤娟指着门侧一个很小的牌子说。

          “今日熏蒸,恕不接诊。”苏遇念道。

          “这什么意思?”铁虎问。

          “中医堂都有这样的传统。每隔几个月,就要把医馆全面封起来,在里面点的熏香,或者熬一锅草药,让药味充分散发到屋子的角角落落,目的是防疫去瘴。”苏遇读得书多,对哪方面的知识都略知一二。

          “那你说,这医馆里会不会有人呢?”铁虎问,“卢起还在里面躺着,古大夫一定也在里面。”

          铁虎说着,就去砸门,“咚咚咚”

          苏遇说:“别敲了,敲也没用。人家封门闭户就是要把药气关在里面,怎么可能开门呢。”

          正说着,突然,门从里打开,卢起的师弟窜了出来,蹲在地上,连续不断的咳嗽。他的身后,门里涌出浓浓的白雾。

          铁虎蹲下拍着学徒的背问:“兄弟,怎么了?没事吧?”

          那学徒咳嗽得停不下,用手指着里面,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他的嘴里挂着唾液,眼泪哗哗往外流。

          苏遇闻到一股浓烈的草药味。

          凤娟递给那学徒一方手帕。学徒擦了擦眼睛,慢慢缓过劲来,说:“谢谢姑娘。”

          “这是怎么回事?”

          “师傅在熏馆,不知为什么,这次的药这么浓烈,根本忍受不了。”

          学徒才说了两句,马上想起什么事,他把手帕塞给凤娟,“快,救师傅。”随即转身又闯入浓雾之中。

          铁虎和苏遇也紧跟着进去。

          苏遇不忘对凤娟说:“你在外面等着,不要进去。如果我们没出来,赶快去叫人。”

          医馆里烟雾弥漫,看不清东西。铁虎和苏遇只能寻声索的,他们很快发现了躺椅上的古清泉。

          铁虎力气大,背起武夫夫就往外跑。

          “卢起在哪儿?”

          “跟我来。”

          苏遇和学徒从另一间屋子里救出卢起。

          古清泉和卢起都已昏迷。学徒和铁虎迅速将所有门窗全部打开。

          卢起歪着头坐在地上,背靠着医馆的外墙。凤娟蹲在他的身边,心疼地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凉凉的。

          凤娟心里一惊。她又看看同样坐在地上的古大夫,像是睡着了,又像是喝醉了。

          凤娟跑到河边,把手帕洗了洗,回来给卢起擦了擦脸。又洗了一次,再给古清泉擦了擦脸。

          卢起仍没有动静,古大夫打了一个喷嚏,眼睛慢慢地睁开,紧接着又一连串的咳嗽。

          学徒很有眼色,赶快给师傅捶捶背。

          古清泉像是从梦中醒来,朦胧的眼似乎想睁也睁不大,他问:“小毛,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学徒说:“师傅,我按你开的药方抓了药,在院子里支起锅,正在熏馆,发现气味不对。”

          “哦,去,把药方拿来我看看。”

          小毛答应一声,进里面去了。

          古清泉突然问:“卢起呢?卢起还在里面,快去救他。”

          “古先生,卢起在这儿。”苏遇蹲下指着几步之外的卢起。

          铁虎看出来了,卢起虽然受惩罚,可是古大夫心里仍装着卢起,老先生对这个徒弟真是上心啊。

          小毛拿着药方给古清泉看。古清泉看了一眼,就拍着脑门说:“真是老糊涂了,一味药的剂量搞错了。”

          古清泉这时才注意到苏遇、铁虎和凤娟,就问:“你们这是……?”

          小毛说:“师傅,多亏这几位哥哥姐姐,要不咱们都没命了。”

          古清泉说:“小毛,扶为师起来。”

          小毛和苏遇搀着武清起来,他走到卢起身边,把了一会儿卢起的脉搏,微微点了点头。

          “师傅,你还让师兄醒来吧。如果是他负责熏馆,他看一眼药方肯定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我,我学艺不精嘛。”小毛说。

          古清泉放下卢起的手腕,就近坐在卢起的身边。“既然犯错,就要惩戒,既是惩戒,就不能坏了规矩。”

          看样子,这老先生还是不能轻饶卢起。这时,凤娟直接跪在了古清泉的面前放声哭了起来。

          古中医惊诧地问:“姑娘,你这是何意?”

          凤娟不说话,就是一个劲的哭。苏遇心中窃喜,凤娟姑娘真是聪明伶俐,一点就通。

          古清泉内心那根最隐秘的神经被凤娟可怜的哭声给触动了,老人家抬抬手说:“孩子,别哭了,有什么事你说嘛,老夫这些年,最怕见女娃娃哭。”

          铁虎看了一眼苏遇,心里说,果然被你说中了,这是老中医的软肋。

          凤娟边哭边说:“师傅,我求饶过卢起哥。”说着又连续磕了几个响头。

          不等古清泉表态,她又接着说:“我跟卢起哥已私定终身,我们准备过几天就正式告知您老。如果你觉得卢起不听话,打他骂他,他绝对不敢还手还嘴。可是,如果您废了他的医术,他以后靠什么吃饭,靠什么养活您。如果我嫁了她,我们一家子可能要讨饭为生了。师傅,你大人大量,放过他。我以后嫁过来,我们会像孝敬家父一样孝敬您。师傅,求求您了。你不心疼你的徒弟,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凤娟这一席肺腑之言,说到了古清泉的心坎里。他虽然强忍着不哭,可还是老泪纵横。凤娟不失时机地把手帕递给老先生。古清泉没有接,而是歪着身子从自己的口袋掏出方巾,擦了擦了眼睛。

          “要饶他,也可以,只要他答应以后不参与军队里的事。”古清泉说。

          “师傅,师兄他昏迷着,怎么答应你嘛?”小毛说。

          古清泉看着凤娟:“孩子,你能跟卢起好,老夫也高兴。他现在不能答应,你得给我作个保证。保证他以后老老实实在家行医,不参与闹事,不舍弃医馆。你能保证吗?”

          对于古大夫的要求,凤娟感到为难。一来她能不能代替卢起作承诺,二来她和卢起之间的事还没有经过双方长辈确认,将来会不会再生变数。想到这些,她有些犹豫了。

          “如果你不能保证,老夫也不勉强。我自己的徒弟我自己管教。宁愿废了他的医术,起码可以保全他的性命。”古清泉又擦了擦了眼说,“眼看着白玉南流,老之将至,苍天不眷,苍天不眷呐。”

          “师傅,我答应你。”凤娟擦干眼泪坚定地说,“我保证劝说卢起哥按你说的去做。如果,如果他不答应,那我就死给他看。”

          “唉,娃娃,那可不行,千万不要。如果他不答应,你再寻了短见,我这岂不是害了一个徒弟,还要再害一个女娃,那我罪孽可就更深了。苍天啊,苍天,你为什么要这样作践我。”古清泉落下老泪。

          “师傅,师傅,那我还能怎样?”凤娟又哭了。

          古清泉摇摇头,叹息道:“罢了,罢了,天要下雨,地要长草,谁又能拗得过。小毛,拿银针来。”

          “是,师傅。早就准备好了。”小毛从怀里拿出一个布包。

          6

          第七十章 医馆意外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操天天摸天天日,操在线,百合肉文小说,香蕉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