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o7rnu"><center id="o7rnu"></center></wbr>
    1. <mark id="o7rnu"><source id="o7rnu"></source></mark>

        <optgroup id="o7rnu"><li id="o7rnu"></li></optgrou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唐从选择开始>二十四章土蕃求和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四章土蕃求和亲

          小说:大唐从选择开始 作者:一梦醉红尘 更新时间:2021/2/7 11:44:47

          秦怀道说到“由于吐蕃大乱已然了却,新王统一,威势大盛。且吐蕃与大唐素来便有些香火钱情。这不就找上门来,以礼相待,还带来了许多吐蕃特产上贡。但是目的嘛,自然是有的。和亲!吐蕃想要将大唐和自己绑在一根线上!清楚的了解吐蕃历史的秦怀道自然知晓其中意义。可是秦怀道骨子里就是那种不愿意寄人篱下,有求于人的人。总是一副当婊子还要立牌坊的姿态所以。秦怀道的在李君羡还未说完之际便一口打断。做出个异常夸张的表情道:“什么?”“你说吐蕃想迎娶我朝公主?”“这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嘛!”李君羡连忙上前,使劲竖起食指在嘴巴上。大将军不管我们私下怎么认为,可是这明面上可不敢这么说啊“毕竟也是关系到两国相交的大事!长孙冲嗤笑一声。和亲?那是因为双方都需要这样一种关系稳定边境罢了。可若是大唐强盛,完全不需要吐蕃支持呢?那为何还要选择这等近乎“贩卖”的耻辱求和?秦怀道自认干不了这事儿!看着李君羡一脸焦急模样,秦怀道突兀开口道:”“我大唐以武立国,何时需要看他国脸色了?”“难道不是当以万朝来拜的姿态君临天下吗?”“别说和亲了,就是上贡的贡品少了一分一毫,我大唐也当威震天下。”“该出兵出兵,该捍卫捍卫!”我大唐兵锋正利堂堂上国天家儿女屈身蛮夷太阳所照之地,皆是王土大唐和平需要一个女人用身体来维护那还算什么上国不同意那就杀到他们同意便是他们以为他们是什么蛮夷而已,养不熟的狗强盛的时候对,我摇尾乞怜我们衰弱之时,便咬我们一口一番话下来,李君羡脸色已经变绿。可是死寂一般的御膳房,不知何处传来两道较弱的拍手声。李君羡刚刚扭过头去看到李丽质一脸天真的放下手来。全场雷动!无不面红耳赤,热血澎湃。李君羡看的嘴角直抽抽。你八个实权校尉也就罢了,可你们这些和沙场沾不上边的厨子、太监宫女算怎么回事?难道加油助威来了?大唐初定,八方来贺。其中与大唐关系算是最融洽的,便是吐蕃了。不过如今吐蕃,即便不像以前那般内乱无数,藩镇割据,可也算不上民富国强吧。也是因此,李世民才会一直推脱吐蕃使者的求见吧?否则以李世民的精明。刚登大统的他其实算不得名正言顺,反而有些谋权篡位的嫌疑。这个时候,如果有一个外这个时候,如果有一个外在盟友,压力自然会小很多。可是关键就在。如今吐蕃赞普,也仅仅是平息了边乱而已,远远谈不上什么繁荣安定。恐怕这老小子心中想的,也是借着李世民尚未坐稳龙椅的时机结交,于己有利罢了。秦怀道何等聪明,一路上,几乎比李君羡知道的还多。“现任吐蕃赞普,可是那个叫松赞刘韵的?”“正是此人!”“此番来长安的,都有谁啊?”“听说有吐蕃军机处番属大臣。对了还有那赞普嫡长子松赞干布,此人倒是颇得吐蕃上下民心。”秦怀道撇了撇嘴。果然啊。松赞干布这家伙也算是吐蕃的不世天才了。不仅于即位之后彻底统一吐蕃,还达到了空前繁荣的状态。甚至在盛世大唐之际,都迎娶了大唐公主。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松赞干布,恐怕也就和自己大小相仿吧?无意间看到秦怀道似笑非笑模样,李君羡心头一沉,该不会又要整什么幺蛾子吧。松赞干布虽然不过王子而已,可是如今在整个还算是并不和睦的吐蕃大地上,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呼声。甚至有预言称,松赞干布的上位,必然彻底结束吐蕃四分五裂的格局。如果这要是真惹到了松赞干布,那还得了!李君羡靠近秦怀道,挤出一抹笑容:“逍遥王殿下能不能告知在下,此行到底何意啊?”秦怀道斜着眼睛瞥了眼李君羡,玩味儿道:“何意?”自然是砸场子去我天朝上国之女,岂能委身蛮夷他们也配李君羡笑容僵硬的扯了扯嘴角。还需要更清楚吗?动不动就是斩啊杀啊的。向来自认冷血心狠的李君羡也有些发怵。紧接着秦怀道继续道:“既然南城那边有闹事者于市,韦老爷子的鸿胪寺不顶用,难道不该管吗?”李君羡闻言那叫一个龇牙咧嘴啊。李君羡心说我知道你厉害,知道你战功卓绝,但这毕竟是两国之间的事可是李君羡也只好捏着鼻子认了,只能心中祈祷着赶快报信到陛下那里吧!谁知这时,秦怀道轻蔑一笑,说出李君羡也措手不及的话来。“怎么?打小报告?”“先前御膳房那里,你与小竹子交头接耳,真当我没看到?”李君羡呆在原地,笑容尴尬。长孙冲继续道:“小竹子就别想了,这会儿估计被绑在御膳房呢。”李君羡讪讪一笑,道:“大将军这不太好吧”随着一行人快马加鞭赶至南城,秦怀道已经能看到南城地标性建筑‘摘星楼’了。“不好?那有什么不好的。”“陛下这会儿估计也快到御膳房了吧?”李君羡噤若寒蝉,索性也不管了,爱怎么办怎么办吧!关我屁事我尽力了!尚未走到摘星楼旁边的驿站,便已经能听到阵阵轰隆响起了。李君羡眉头紧皱,倒是秦怀道一脸轻松。摘星楼一地,九楼之高。素来领衔南城风光。不仅东望能看见十里清风坡的款款杨柳;更能登高远望,将皇城奇景尽收眼底。历朝历代,文人墨客留其诗赋于其上者,更是数不胜数!不过这会儿正值午时,前番御膳房里被秦怀道折腾了这么久,李君羡和八卫都已经脱下了那身厚重甲衣,轻装上阵。所以倒是显得不怎么起眼了。若是此前佩刀列队,恐怕便是轰动南城的光景了。而这会儿。足足延迟了两刻钟膳食的李世民也终于忍不住了。拉下了脸朝着御膳房走去。君子远庖厨。更别说帝王了!成为秦王以来,李世民恐怕都没见过御膳房的模样了。以至于掌礼监首宦在牵头带路时,时不时的听到身后有咕噜声响起。掌礼监首宦哪里敢露出半点异样,只能死死的告诫自己,没听到没听到!等到李世民到达御膳房东殿时,愕然发现竟有许许多多的人已经抵达。随着一声尖细“陛下到”传入进去。顿时人群分散,纷纷显露真容。御膳房那边。不仅有无数太监宫女扎堆,更有侍卫严守,阵仗极大。李世民定睛一看。喝!好家伙。杨妃、李妃、倩妃卢贵人、尪贵人、许贵人还有为首那位明艳八方,气质出众如花中牡丹的.皇后娘娘!长孙无垢!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竟忘了君臣礼仪。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纷纷高呼:“见过陛下!”李世民也有些许尴尬,怎么这些都是饿疯了来此地觅食的吗?长孙皇后倒是仪容大度,款款走来道:“想必陛下也是未曾用膳吧?”李世民尴尬的点了点头,再看长孙皇后身后那一众佳丽幽怨表情,顿时明了!长孙皇后淡淡一笑道:“既然机会难得,不如借此机会,我们聚在一起好好尝尝太子公主为我们亲手制作的饭食吧。”李世民惊愕道:“就在这?”长孙皇后微笑着点头:“有何不可。”“此前世子和太子公主,不也都在此地用膳吗?”身后那些莺莺燕燕刚要埋怨说如何如何不洁时,就听到李世民开口道:“也好!”“御膳房用膳,倒也算是一件美谈了,”“既为君王,小事处何须多礼!”说罢,李世民率先迈开步子,朝着先前长孙冲他们吃饭的地方走去。别说贵妃侍卫了,就是宫女太监也一阵无语。这哪里是李世民不拘小节?分明就是饿得两眼冒金星,这会儿正好看到那帮御厨起锅收官之际。加之香味远飘十里。李世民也顾不上了。索性就地解决。干饭去!长孙皇后言笑宴宴,缓缓跟上。顿时一众佳丽也纷纷跟随。副草书贴道:“怎么?觉得好奇?”“想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望月楼素来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传世之作不卖蛮夷外族!”秦怀道的声音在阁楼炸响众人只觉得耳目一亮。虽然其中言语是破惊天,但是这句话却着实令人出气。松赞干布闻言更是脸色大变。不等他开口喝骂,便有身后一众略懂汉语的人翻译一遍。顿时炸锅!长孙冲看着使团群情激愤、剑拔弩张的状态,也丝毫不避讳的重复道:“知道为什么不卖蛮夷外族吗?”“因为蛮夷外族,从来不守礼义廉耻,只知趁火打劫,欺软怕硬!”趁火打劫?不就是说的如今的吐蕃吗?若是李世民没有那场宣武门之变,没有为天下人诟病的弑兄杀弟。现在的吐蕃,恐怕只敢以一介藩属国的姿态求见了吧?而不是如今这等大摇大摆,以一副交易模样惺惺作态。至于欺软怕硬,更不用多说。大唐没有盛世一角的姿态,吐蕃会求着来和亲吗?这前前后后不都将矛头指向了吐蕃吗?,那位眼眸狭长的国师好不容易安抚好暴怒的吐蕃使团,竟是以一口醇正的中原腔开口道:“虽然不知道你是何人何身份,但是我吐蕃行事向来在规矩之内,劝你谨言慎行,否则小心天有不测风云!”说罢,一众吐蕃使团眼神凌厉,杀意肆意。这已经说的再清楚不过了。李君羡闻言心头也是怒火丛生。吐蕃使团一事他心中自然也不怎么舒坦,何尝没有看他们不顺眼的意思。如今现在他一朝国师竟当着秦怀道两人面面相觑。韦老爷子使劲儿睁着眯眯眼,百夫长满脸傻笑。相顾无言。半晌,韦老爷子回过神来。“我没听错吧?”啪!一巴掌甩在脸上。百夫长目瞪口呆,捂着自己绯红的脸颊,满脸委屈。韦老爷子蓦然笑开了,拍了拍百夫长肩头:“老弟不好意思了,老哥我就是试试看听错没,看来没有错了。”主动找上了烫手山芋吐蕃的麻烦?那.是不是意味着有便宜可占!再不济好好出了先前松赞干布给自己的那口恶气也行啊!这边李世民“如今大唐外忧内患,若是和吐蕃再闹翻,恐怕.”长孙皇后没有再言语。不过意思很明确。李世民刚坐上龙椅不久而已,幽州有燕郡王罗艺随时都有造反的可能。北边有突厥吉利可汗的虎视眈眈。如果与吐蕃关系破裂,大唐无疑会面临一种最糟糕的处境。长孙冲絮絮叨叨的说着,将摘星楼的目的就这样说了个清楚。松赞干布不以为意,自然敢跟着上来,一是自负自己一生从未输于任何人。二嘛,就是自信清楚当今大唐绝不至于和吐蕃交恶,毕竟自己还一摊子事儿呢!秦怀道指了指三件绝无仅有的玩意儿,笑眯眯开口道:如果答对了,我双手奉上“那么现在,你们需要再次确认是否参加这次赌注。”李承乾一脸纠结的站在众人中间,松赞干布满脸冷漠,沉声道:“开始吧。”胖子管事笑眯眯的看了眼众人,已经看不见眼睛所在的他踮起脚。越过那条以紫檀打造的隔断横条。看了半晌后,这才错愕的开口道:“听好了两位。”“孔融让梨一典故中,为何年龄最小的孔融最先选,却偏偏选了最小的一个?”“这里先行提醒两位,此题解法怪异,不同往常题目,可想清楚了再作答。”松赞干布闻言一愣,就要脱口而出,却被国师制止。后者冷着脸问道:“敢问管事,如何断定输赢?若是输赢皆由你一言决之,岂非有失公平!”松赞干布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胖子管事苦笑一声,然后轻轻捻出另外一张宣纸道:“你们放心好了,答案早就准备好了,待会两位回答完毕,自可来验真伪。”说罢,胖子管事当真将那一卷宣纸轻轻放下,也不去碰它了。松赞干布和国师相视一眼,纷纷点头。松赞干布酝酿措辞,胸有成竹的开口道:“孔融让梨,并非让的老幼尊卑,而是心中之梨。”“试想,一颗梨子而已,分量极轻,可是放在人心上,那分量就不得了了。”“孔融让的,是心中不争不抢,宽容大度的理念,而非一颗小小梨子。”“也是于此,让的是梨,守的是本性。才能在乱世之中做一朝中流砥柱。”话音掷地有声,好不铿锵有力。就连八卫也听的不断点头。胖管事更是咂舌不已。好家伙,一个历来被歌颂的谦让有礼的孔融,竟被解读出这么多玩意儿?关键是听上去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儿?然而使得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胖管事郑重其事的点头后,在一众吐蕃使团的满眼期待下淡然开口:“错!”众人差点一个趔趄。松赞干布更是双目圆瞪:“什么?”胖管事怡然不惧,笑眯眯的指着那卷宣纸:“你的答案虽好,可与它也不一样啊。”国师狭长眼睛微眯,宛如冰冷毒蛇:“有错?那敢问正确答案如何?”胖管事嘿嘿一笑,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行,这位太……小友还没回答呢!”李承乾尴尬的看了长孙冲一眼,后者只是胸有成竹的点点头。李承乾即便胆子不小,可是面对这群吐蕃外人,倒也有些拘谨。李承乾犹豫着开口道:“因为……”“因为大的梨子是坏的?”话音落下,别说吐蕃使团,就是八卫也有些脸红。这算什么答案啊!国师更是冷笑一声,“快公布答案吧,老夫倒要瞧瞧到底是什么答案能比得过刚才小王爷所说。”胖管事无奈的摊开双手说道:“因为大的是坏的。”国师瞥了眼胖管事,昂首远秦怀道悄然上前,一手搭在李承乾肩头,一手扯着胖管事袖子,颇有些勾肩搭背的意思。“你没听到吗,正确答案就是因为大梨坏了,所以孔融选择了小梨。”松赞干布一脸的难以置信,国师则是猛然扭头看向胖管事。胖管事干笑一声,缩着脖子点了点头。国师冷哼一声,三两步上前,看到那张仅仅写着“大梨坏了”四字的宣纸,脸色瞬间垮了下来。松赞干布见状也是两步作一步冲来,一把抢过,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秦怀道老神在在,摇头晃脑,一副神棍模样。“这聪明人呐,总是不会自作多情的,就好像孔融,知道大梨是坏的,索性选小梨,还博个好名声。”松赞干布双眼通红的看着长孙冲,一时间竟哑口无言。这自作多情,说的不就是自己吗?国师短暂错愕后也回过神来,满脸怒气的喝道:“狗屁道理!”胖管事瞥了眼国师,心中也有几分怒火燃烧,竟是有些针锋相对的加重语气:“此前我便说过答案不同寻常,且这题目答案也是老爷亲手写的。”“怎么,赢得起输不起了?”“你!”国师脸色冷冽,身后一群壮汉也是面色不善,显然颇为不忿。李君羡见状也是直接。一手握住长刀,骤出半寸有寒光凌冽,杀意渐起。双方似乎一言不合便要刀兵相向。松赞干布牙关紧咬,脸色自然算不得有多好。看着勉强安抚下身后众人的松赞干布,秦怀道伸出一根指头,笑容灿烂,一脸欠抽模样。“我们赢下一局了哦!”“那这样,我们可就赢下了这一局了!”相顾无言。一方心情大好,一方如同吃了屎一般。李承乾也感觉颇为神奇。还记得前两日秦怀道打趣的向自己和妹妹李丽质玩起了问问题的游戏。起初,他们两人也是脑袋想烂都想不到正确答案,最后他们终于稍稍开窍后,长孙冲才一脸神秘的看着二人。说这玩意儿,叫智商测试紧接着秦怀道又发疑问,“大唐以武立国,与友邻吐蕃向来交好。试问,两国应若要以和亲之举加深关系,当以谁为贡?”秦怀道笑容不变。其余人等皆是神色怪异,似笑非笑。此题自然不是孔融让梨这种歪理题,可却是一个不好触碰的角度。国师没有脸面说此题刁钻诡异,却也知晓这种死亡问题,谁答谁死!这个关头吐蕃使团来访,本就怀揣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说是趁火打劫也不为过了。如今李世民龙椅尚未坐稳,若是此时和亲,地位隐隐低一头的,当然是大唐了。毕竟李世民需要吐蕃这个外力来巩固皇权!可是此事天下人皆心知肚明。但是能放到台面上来说吗?尤其他松赞干布!一国王子,将来继承王位几乎板上钉钉的事了。他若说出以吐蕃为首这种话来,不仅是在天子脚下打了李世民的脸,更是间接性的贬低了大唐。若说以大唐为首呢?那就是李世民求之不得了。那可意味着两国联盟,大唐说打哪,你吐蕃就得派兵打哪!且松赞干布在大庭广众下说这话,分量自然极重!国师咬牙切齿,只是把心中恶气狠狠往肚里咽。秦怀道的意思,国师很清楚。无非便是此后两国邦交问题了。“我以吐蕃王朝军机元老的身份发誓,决不以大唐紧要关头踏入中原,暗中威胁和亲之举。”“且我吐蕃百姓和边军之中,不可无故侵犯大唐疆域。”说罢,国师满脸愤恨,重重的道:“如此你看可行了?”秦怀道琢磨了半天这番话,摇头晃脑,颇像一个老学究模样。“还得加上一句。”“大唐国立八方,不管与吐蕃联姻与否,都当第一时间响应大唐。”“反之也是如此,大唐自会为吐蕃撑腰。”言罢,长孙冲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这番话的意思不就是如今和亲与否,至少对外宣称的,当是两国友邻关系。这对于当下的大唐和吐蕃,一个是急需,一个是筹码。不过好在秦怀道知道国师会不同意,便加上后面那句,也算是小小的礼尚往来了。但是至少现在而言,于大唐利益,更加相关。国师冷冷的开口道:“此事我不能做主,即便小王爷也没这个权力。”“待我禀告了赞普后放才能回复。”秦怀道嘿嘿一笑,“没关系,你老人家在这里同意了就行,其他的承诺我也不需要!”国师脸色更加难看一分。长孙冲又朝着松赞干布挑衅道:“怎么了小王爷,还不劝劝你大爷。”“这可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啊!”“吐蕃与大唐和亲,势在必行,不管将来如何发展,都避免不了邻国关系的。”“所以世子殿下,太子殿下,我希望你们回去后,最好还是传达一下我吐蕃上下的意思比较好。”说完这番话,国师冷哼一声,拂袖而去。随之而去的,自然是一帮面色不善,恨不得大打出手的使团们。秦怀道置若罔闻,看着众人离去身影,高声道:“趁着黄昏夜凉,诸位尽早出城的好,别等到了日头高照,热死个人再走啊。”远处国师闻言差点一个趔趄趴下。就这样一场轰轰烈烈的和亲就这么烟消云散。

          0

          二十四章土蕃求和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操天天摸天天日,操在线,百合肉文小说,香蕉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