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o7rnu"><center id="o7rnu"></center></wbr>
    1. <mark id="o7rnu"><source id="o7rnu"></source></mark>

        <optgroup id="o7rnu"><li id="o7rnu"></li></optgrou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辛亥年>第 六 章、 第 五 节 “不是我,他今春就埋在黄花岗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 六 章、 第 五 节 “不是我,他今春就埋在黄花岗了!”

          小说:辛亥年 作者:月白晨风 更新时间:2021/2/10 11:35:25

          第六章、刺杀张勋

          第五节“不是我,他今春就埋在黄花岗了!”

          1、

          唐明亮带着邹乐乐出了春华院,坐马车才跑起来,一边一个,就有人跳到了这马车的踏板上。

          唐明亮望望吃一惊,“杨国栋!”

          杨国栋用手扒在车窗边上说,“赎出了邹乐乐,我们到哪去杀张勋?”

          邹乐乐插嘴说,“他杀张勋时,你在哪儿啊?”

          唐明亮说,“对啊。”

          杨国栋一拉车门就钻进来坐下了,“对不对的,我说,将计就计吧,”他指指邹乐乐,“把她送给张勋,为我们探探情报也好……”

          邹乐乐一听就“呸!”地一声。

          杨国栋说,“呸?呸不呸,你不亏。邹乐乐,到了张勋那里,你就是他的如夫人。”

          邹乐乐一笑说,“你傻不傻?既然张勋的小老婆,我还为你们送情报?”

          杨国栋指指唐明亮,“南京光复,唐明亮就是‘江宁大都督’!到时你不就大都督的夫人了?”

          邹乐乐想想说,“你们不成功,我就张勋的小老婆;成了功,我就是‘江宁大都督’的大夫人?”

          杨国栋说,“大差不差……唐都督,你这是要去哪落脚?”

          唐明亮说,“去哪儿?本都督只有到内桥去看看了。”

          杨国栋说,“好!去后你翻进莫家,把那颗‘江宁大都督’印拿出来最好。”说着他让车停了下,和另一个人下车走了。

          唐明亮让车跑一段,又让车停下后就对邹乐乐说,“现在你也可以走了。”

          邹乐乐一把拉住了唐明亮的手,“我不走!”

          唐明亮说,“这个杨国栋一根筋,你又不是没见着?他说把你送张勋,绝对不会不送的!”

          邹乐乐说,“但你舍不得我,我们是相互救命的交情……”见唐明亮皱了下眉,就说,“再说,我走,我哪走?无家可归,今晚我就赖上你了!……”

          2、

          半夜到了内桥的“开城”刻字店。

          齐开城只一眼,就认定唐明亮带来了他的如夫人。

          齐开城不但答应为唐明亮新刻一枚“江宁都督印”,还将这个没处过夜的“江宁大都督”,安排在他城南金沙井的另一处房子里去了。

          唐明亮带着邹乐乐来到城南金沙井,隔着院墙就看见齐开城的房子里亮着灯,开门后疑疑惑惑地穿过小院,刚推开房门,一把枪就顶在了他的脑袋上。

          是雨儿用的枪,她见是唐明亮,就把枪收了回来,“你不是去刺杀张勋的吗?”

          唐明亮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来,说,“吓死我了……雨儿,去了,没得手……”

          雨儿指指邹乐乐问,“她呢?”

          唐明亮说,“她就是邹乐乐……是,是要送给张勋的!”

          邹乐乐说,“这回是你亲口说的,要把我送给张勋了。”她望着雨儿强笑了下,“这位大小姐,”她做了个杀的姿态,“他是要我接着去杀张勋的!”

          雨儿说,“他都没把张勋怎样,你去杀?”说着她侧侧身子,把他们让进了屋。

          进屋后邹乐乐一笑说,“杀不成,大不了就死啊?死不了呢,还可为你们探听情报啊?”

          雨儿问,“馊主意!谁的?”

          唐明亮说,“杨国栋。”他转而对着邹乐乐,“邹乐乐,刚才我在车上还说过,

          没人逼你。不去,你马上可以走。”

          邹乐乐哭了说,“明明知道我没处去,还要我走……我死活,你全不当一回事了!可我救过你的命啊!”

          雨儿问唐明亮,“她救过你?”

          邹乐乐说,“当然救过了!……”

          今年(一九一一年)阴历三月十八,那天我身子不方便,在后院里歇着。

          半夜里突然枪声一阵,杀声一阵,听说是革命党在攻打不远处的两广总督府了。

          我站在院子里听动静,只听见外面枪声喊声和满街乱跑的脚步声一阵一阵的,又是一串跑步声传来,接着一个人影翻过墙,滚落进了院子里。

          邹乐乐指指唐明亮,“就是他,一翻过墙就倚在墙根下,不动了。”

          那天他一手捂住屁股,一手拿枪对着我。见鬼了,那天面对枪口我不怕,反而有点兴奋,压低了嗓子吓唬他,“我喊了!”他说,“喊就打死你!”我说,“开枪呀!”谁知他的口气一下子变了说,“大姐,你救我!”这时院墙外有一阵脚步声停住了,说,“追着追着,人就不见了?”

          外面又有人说,“只怕翻墙了。”他们议论着,最后决定去找这院子的大门。

          那些人去找大门了,我就拉着他唐明亮进屋,帮他扒光带血的衣裳丢进床下的盖板里,刚把他掀倒在床上,大门已被擂得“轰隆隆”直响了,接着那些找着了大门的就朝后边跑过来,可唐明亮手里还握着枪!我只好把枪抢过来塞到他身下,什么也顾不上,一翻,骑到了他的身上……

          唐明亮说,“闭嘴,你闭上嘴好不好?”

          邹乐乐说,“就不闭!这位大姐,我当他面,说得出半句假话吗?!”

          涌进来的人一看我骑在他身上,全都惊呆了。

          有兵指着他说,“革命党!我们来抓革命党!”

          我说“呸!没见办事吗?你才革命党!”

          这时他唐明亮突然用手去摸枪,我疯了,我用整个身子压在他那只摸枪的手上……好在这时老鸨闯了进来,我立即哭着喊,“妈妈,今天我大姨妈来了,你怎么又给我领来一大群呀!”

          广州的老鸨,那是见过大世面,上来就将搂住我的兵拉开了,转脸对一同进来的那个官说,“生意着呢。都熟人,何必呢?”

          那官吼一声,“乱党刚在总督府里放过火,你们又来这里放火啊?滚!”

          兵们都在朝外走,那官就回头望着唐明亮说,“都没嫖死了,你还造**党?!”

          都走了,我找出一套衣裳给他换。那时我才知道他叫唐明亮。

          没错,就是这个唐明亮。

          第二天老鸨来找我要昨晚干私活的钱。她真的把唐明亮当成我干的私活了。

          掏不出钱,我就说,“人家要给的,我没要!人家昨晚可是刚刚放过火,烧了两广总督府的!”

          老鸨抓起杯子就将一杯茶泼到了我脸上,她骂我,“犯贱!”说我“差点把她也做在里面了!……”

          我任凭茶水从脸上往下淌,而后就对着镜子一点一点地将茶叶从脸上择下来,这才说,“救了人,再跟人家要钱,那才是犯贱!”

          再以后我就被骗到了南京,广州那家容不下我,又把我卖到这“春华院”了。

           

           3、

          雨儿问,“唐明亮。人家救过你,那你还要把她送张勋?”

          唐明亮说,“好,好,我们退一步。雨儿,在南京,刺杀徐绍桢不行,抢弹药库不行,刺杀张勋也不行!得讲理呀?那你要我怎么办?再说,是杨国栋自说自话要把她送张勋,那也不是我呀!”

          雨儿不吱声了。

          唐明亮说,“再说,我现在是想走也走不掉了。除了把破枪,”他指指邹乐乐,“为了赎她,搞得身上连一个铜板也没有了!”

          邹乐乐说,“你没有,我有呀!”

          唐明亮说,“你有是你的!”他一下就气汹汹地对着了雨儿,“老查和你堂叔都死了,什么事都搞得上不能上,下不能下了,拍拍屁股我走?走也不甘心啊!”

          邹乐乐望望雨儿,就对唐明亮说,“好,好,那我成全你,就心甘情愿去给你们当他一回探子和刺客好了。”说着她一笑,“其实,这也是一赌!赌赢了,这位大姐,我就是‘江宁大都督’的夫人!你可是个见证哦?”

          雨儿说,“这个见证,我做。”她又对唐明亮说,“就这样,你们慢慢说,我先走了。”说完她转身就走了。

          1

          第 六 章、 第 五 节 “不是我,他今春就埋在黄花岗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操天天摸天天日,操在线,百合肉文小说,香蕉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