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o7rnu"><center id="o7rnu"></center></wbr>
    1. <mark id="o7rnu"><source id="o7rnu"></source></mark>

        <optgroup id="o7rnu"><li id="o7rnu"></li></optgrou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逆熵>第二十九章 取东川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章 取东川

          小说:逆熵 作者:谋事在人 更新时间:2021/2/9 23:38:22

          天回镇。

          张公铎带着的军队停了下来,义军正在前方列阵。张公铎第一次看到光头贼的军队。队伍整齐划一,不动如山。阵列排得很宽,只是很薄,只有三列,张公铎觉得只要轻轻一冲就能冲破。如果不是看到正**的那面旗帜的话。

          整个队伍旗帜很少,大多是一种很怪的红旗,只有正中间有一面很大的黄色四爪龙旗,上面有一个很大的孟字。旗下一人很熟悉,不是孟知祥是谁?

          孟知祥看着张公铎,他心里很感慨。张公铎真的是忠心耿耿,不但押回了董璋的败兵,还把自己的那一万多主力带来了。汉州看来只有少数兵在那里充门面了。孟知祥很想对张公铎大吼,跑啊,快跑啊,不要回来。你们在外面活得越好,我就越安全。但他知道,尽管张公铎已经把军队拉得前后很长了,但他的军队已经大部分在大炮的射程内了。

          王凡和铁匠们日夜努力,终于造出了好钢,这样不但火枪实现了量产,火炮也生产了好几十门。而且用的还是爆炸弹!不过是前装炮。不但爆炸威力小,而且还是用明火点燃发射的。底火暂时没有办法,王凡只好忍着暴汗,让成都军工厂先生产了几十门先应急。本来赵季良的计划里没有火炮,但王凡不愿意让现在的大好形式有个万一,所以搞了这些怪物。

          但它确是实打实的热兵器。

          昨天的实弹演习把孟知祥吓坏了,他只见这边炮弹打出去,那边的试验场上就是一阵炸雷般的响,硝烟散去,那里的披着盔甲的猪和木头人没一个完整的。那可怕的大炮射程是四里。现在张公铎的大部军队都在里面了。他只是按传统的方式,把前锋停在了一箭之地外。

          孟知祥尽管不愿意,但还是按计划行动了。他催马上前,直到张公铎阵前。张公铎见孟知祥亲自前来,连忙打马出阵,在孟知祥面前,滚鞍下马,推金山倒玉柱,跪在地上,高声叫道:“义胜定远都知兵马使张公驿,拜见大王。”

          孟知祥虚扶一下,道:“辛苦了,公铎,快起来吧!”孟知祥身穿龙袍,看起来非常高贵。

          这边王凡看得眼睛放光,说:“这就是龙袍啊,可真是威风!”

          赵季良说:“这不是龙袍。皇帝才能穿龙袍。这是蟒袍,是诸侯穿的。”

          王凡眨眨眼睛,说:“蟒和蛇一样没有脚啊,我明明看到有脚。”

          赵季良捋着胡须说:“衣服上的蟒和龙都有脚,不过龙的脚是五爪,蟒的脚是四爪。还有三爪的蛟,是卿大夫用的。”

          “啊?!是这样啊!”王凡这才知道,原来这龙还有区别。话说另一个时空好像就有一个国家的国旗就是龙旗,那个龙是几爪呢?原来真该好好看看。

          孟知祥这边离王凡他们有些距离,听不到他们的议论。

          张公铎高声喊道:“谢大王。”然后起身,由于是身穿盔甲,所以下跪和起身都很不方便,他站直后,忽然低声对孟知祥说:“大王是否已被那光头贼劫持?大王放心,只要你一声令下,我马上冲过去杀光这些刁民。他们现在阵形很薄,我一击就能得手。”现在二人很近,张公铎目光炯炯,他说的话虽然很小声,但孟知祥听得清清楚楚。孟知祥心里暗叹,什么都没逃出赵季良的计算。

          孟知祥心里很复杂,他真得很不甘心,但知道没有什么机会了。他脸上没什么表情,说:“这些义军乃我之肱股,公铎勿要多疑。你们鞍马劳顿,按德彰(赵季良的字)的安排,到城中休息吧。公铎,来,你随我一同进城。”

          张公铎心中惊疑不定,但他忠于孟知祥,而孟知祥又没有一点受委屈的样子。对方阵中,赵季良看起来也很正常,现在正指挥士兵过来接引自己的军队。张公铎只得上马,一招手,身后的牙兵跟着他一起,随着孟知祥缓缓前行。

          张公铎所领的是义胜和定远两军,定远军被他留在汉州,义胜军在义军的指引下,缓缓开进天回镇的军营。董璋的降兵,也被引进另外的军营中。

          在天回镇大吃一顿后,张公铎和他的牙兵被分开了,他自己和孟知祥一起快速回到了成都,然后他就失去了自由。

          义军一部迅速前出汉州,拿着孟知祥和张公铎的手令,控制了定远军。紧跟着,定远军也被调回成都“犒赏”。

          这样,大蜀国新官府就控制了原西川的定远和义胜二军,还把进西川的要道汉州牢牢控制在了手里。

          李仁罕和赵廷隐很快收到了孟知祥的命令。见命令是回成都当面申诉,二人都觉得自己胜算大些,于是他们几乎同时上路,快马加鞭赶往成都。

          在路过汉州时,二人受到了“热情招待”。很快被送到了成都。在汉州等待多时的白羽,以第二旅的一部分兵力,带着孟知祥的儿子孟仁赞,打着孟知祥的四爪黄龙旗,不对,是蟒旗,开进到了梓州。有着孟知祥的命令,和赵廷隐、李仁罕的手令,还有孟仁赞这个吉祥物,白羽顺利控制了赵李二人的军队。

          这样,整个蜀地,大蜀国新官府已经控制了绝大部分军事力量,只有渝州的张业和利州的李肇还处于实际独立状态。

          军事上暂时松了口气,王凡现在重点抓三件事:

          一是农业生产,刚刚分下去土地,农民生产积极性非常高,但受制于生产工具落后,效率很低。王凡把各个新成立的机械加工厂,重点向农具倾斜,工人们基本上在三班倒。但由于之前缺口太大,所以直到农忙结束,还有很多农民手里没有像样的农具。借鉴了丹山经验,成都一带也在分钱。但王凡没让农民用分的钱来买农具,而是用无息贷款的方式来解决,贷款在未来三年内还清。限制农具推广的,其时就是工厂的生产能力,这里既有工人数量少的原因,也有铁矿等原材料不足的原因。工人方面,王凡安排人手,周边各地招募工人。赵廷隐和李仁罕的问题解决后,王凡又把近三十万民夫招到成都,他们中虽然只有一部分是成都人,但王凡好说歹说也留下了很多部分人。这些人都是孟知祥和董璋大战时,征集的民夫。而铁料,除了军事上的用量外,大部分都被用在了这上面。当然,还是不够。资州荣州一带的小铁矿,根本没法满足生产。王凡的目光又盯到了蜀地西南部,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攀枝花那里。农具和日常生活用品主要是以铁为原料,而军事上用铁更是海量。看来有必要把那里拿到手里了。

          二是工业生产。军工业不用说,王凡天天跑那里。民用的工业王凡也没落下,除了大量的农具生产,还有一定量的日常生活用品。纺织厂,食品厂,肥皂厂,玻璃厂等等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玻璃和肥皂的生产方法,被以技术贷款的方式,转给了工厂。地主们的资金被引到了轻工业上,尽管还是手工业作坊,产量还是不低的,在不涉及军事和农业方面时,有些产品已经开始外销了。

          三是科研和教育工作。成都从汉朝起,就是中国的一座大城市,有很多常住人口。唐朝时成都也得到了很大发展,手工业和商业很发达。到五代十国时,由于远离混乱的中原,成都依然很繁荣。现在有常住人口六十万(真实的五代十国时,成都人口应该比这要高些,唐朝时有扬一益二的说法,但资料不好找,所以暂时认为是六十万)。王凡借此以研发小组为基础成立研究院。现在各小组的工作基本就是王凡给出图纸,然后他们把东西做出来。王凡给出个大致方向的只有青霉素,因为现在他还不急需。而医药又碰巧是他的短板。就连电报机他都给了草图。

          做科研就不得不说学校。学校的组建在成都引起轰动,尽管先搭起来的都是小学(中学和大学都放到了研究院里了)。大蜀国新官府直接下了道政令:在建有学校的地区,凡六岁以上,十六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必须到小学学满六年,未到学校学习的,其监护人有罪。学校的费用由政府提供,不收学费、书本费等任何费用。学校包学生的吃住。

          政令一出,不但普通百姓奔走相告,就是一些老顽固也大为震动。好些袖手旁观的前蜀读书人,纷纷到大蜀国新官府报道,要求到学校教书。本已诚心为大蜀国新官府卖力的赵季良,直接剃了一个光头,以表示自己再无退路。傀儡孟知样在签字的时候,把政令反复看了好几遍,幽然长叹一声,郑重地签好自己的名字。

          王凡反复看了几眼手上的纸,不禁有些高兴。皱皱巴巴的,虽然有些黄,有点硬,但真的是卫生纸。两个多月了,用昂贵的书写纸上厕所,只能是偶尔偷偷摸摸地干,更多时候他和这时的人一样,用竹片!现在,这苦逼的日子终于到头了。五月初拿下成都,各种事情忙得快累死的王凡,还是“挤”了些时间,关照纸厂,专门生产卫生纸。在王凡来的时空,是在元朝的时候,不讲究的蒙古人,把纸用来擦屁股,这才有了专门生产纸,用来供这些卫生消耗。这个平行时空,纸总是的书、文化联系在一起,还没人敢用来擦屁股。

          夜已经深了,擦完屁股的王凡回来继续他的工作。现在他正在画磨床的图纸。水力车床、冲床、钻床和刨床已经已经出来了,但更精细的镗床还没影,没精确的加工,蒸汽机就搞不好密封,不密封,蒸汽机就出不来。磨床可以让工件更精密,这样镗床就有希望了。

          画着画着,王凡忽然眼睛一黑,啪地一声,摔在了地上。两个警卫员一惊,连忙跑过来,却听见鼾声如雷。想到最近王凡基本上天天只睡一两个时辰,警卫员不禁抹眼泪。他们轻手轻脚,把王凡抬到了床上。

          成都天气大多以阴天为主,但今天晚上,星灿烂明月当空,一个光点在快速移动。很快它到了成都上空,慢慢下降,停在了孟知祥的寝室上面。由于孟知祥是被软禁在这里的,所以很大的一处寝宫,只有孟知祥一家子住。

          光点变大了,悬停在孟知祥寝室上空,是一艘飞碟。一道紫色的光照射下来,直到孟知祥门口。紫色消失,门口出现了一道黑色身影,轻轻扣门。孟知祥开门,仓惶下跪。

          良久,又一道紫光射下,黑色身影消失。无声无息,飞碟急速驶向远方,消失了。孟知祥向天而跪,拜了几拜。而后悄悄地关上门。

          夜很深,没人注意到什么。

          0

          第二十九章 取东川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操天天摸天天日,操在线,百合肉文小说,香蕉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