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o7rnu"><center id="o7rnu"></center></wbr>
    1. <mark id="o7rnu"><source id="o7rnu"></source></mark>

        <optgroup id="o7rnu"><li id="o7rnu"></li></optgrou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九州行>第五话,瓮中捉鳖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话,瓮中捉鳖

          小说:九州行 作者:瑾歌 更新时间:2021/2/10 11:56:26

          公冶柱进入锦州城,公冶表便受命返回南地。在路上,身边的人都在抱怨公冶柱的不是,打仗需要我们,打赢了让我们回去。赵泽随公冶表前往,他的抱怨最为强烈。公冶表却不以为然,骑着马,伴着月色,漫不经心地说:“赵泽,清霖是公冶焉的大本营,是他这么多年的心血,怎么可能会被轻易攻破?你太小看公冶焉了。公冶焉是个老狐狸,不到万无一失,他是不会出手的,我告诉你,他也有称帝的野心,而且比公冶柱更加强烈。你就看吧,公冶柱现在坐拥五郡,公冶焉坐拥三郡,二虎相争必有一伤,你猜失败的是公冶焉呢还是公冶柱?”

          赵泽顿了顿,不知如何说,但看公冶表兴奋的眼神,缓缓开口:“应该是公冶柱吧?”

          “你看,你都知道。”说完,公冶表放声大笑。

          锦州城内,公冶柱的军队都在大营内喝酒吃肉,放肆痛快,而宋文、王恺与杜撰则走进了一家不起眼的酒馆内。里面的酒已经被搬得一空,一些碎瓦片散落在地上,桌椅也扭扭捏捏,一看就是公冶柱的部下哄抢导致的。三人缓缓走上二楼,看到窗边静坐一人,他穿着白色长袍,坐在桌前,背对着三人,他的长发及腰,三人都以为这是一名女子,刚要开口,那人竟然先开口:“话说,你们为什么没有庆祝?”原来是一名男人。

          宋文刚要开口,却被王恺拦在身后,说道:“你是谁?你为什么在这里?”

          那男人笑了笑:“我本来应该是这乱世的一个傀儡帝王,结果有人抢先一步,棋子没用了。我想,我的生命大概也到此为止了。”

          “你是公冶节?”宋文脱口而出。

          男人转过身,看着宋文稚嫩的脸庞说道:“呦,还是个小孩子,我的名声竟然这么大,就连后晋大军的一个小卒都知道了?那看来,公冶焉对我还挺上心的。”说着,自己笑了笑。

          王恺十分警觉,将二人拦在身后说道:“你笑什么?”王恺的右手按在剑上,被公冶节看到,公冶节站了起来,从桌子上拿起一把剑,扔在地上,深吸一口气,说道:“不管你是谁,你看到了我,都是你走运,你可以拿着我的头去你们陛下那邀功。”

          见三人没有动作,公冶节捡起那把剑,只不过他是握着刀刃,将刀柄递给了王恺,说道:“拿着吧,我没有亲人,皇族的身份在乱世就是一个祸害,我又能做什么?不如你尽早了结我,我的头至少还能值几个钱,但过段时间,估计就不值钱了。对了,我听说公冶焉在清霖布下天罗地网,能尽早离开就尽早离开吧,省的到时候你们都不在了。”

          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公冶节,公冶节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又夺回了王恺手中的剑,放回了剑鞘,转身走下楼梯,不见了。

          三人呆呆地站在原地,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下了楼早已看不到那个人的身影,三人只好返回大营,此时的大营内,正在唱歌,一群人围着篝火又唱又跳,宋文一眼便认出了其中一个士兵手中挥舞的剑,那把剑是师傅最在意的一把,名叫赤尾剑,剑神雪白,剑刃赤红,是不可多得的武器,这把剑在黑夜还会发出红光,宋文再也忍不住,冲进唱歌的人群当中,一拳将那个士兵打到在地,那个士兵一手握着剑一手捂着脸,不知所以。

          “哪来的!”宋文近乎疯狂地吼道。身边的士兵将宋文拦住,王恺与杜撰也在一旁拉着宋文。那名士兵名叫张十三,就是个是市井混混。张十三露出鄙夷的脸色,埋怨道:“不就是一把破剑吗?我进一个书院看见一个老头,看他的剑好,我就要,他就不给,我就杀了他,夺了过来,你喜欢你就拿去嘛,你打我做什么?”说完将剑扔到宋文面前。张十三站了起来,宋文捡起来,正当思考的时候,张十三突然发力,一拳打倒宋文,还朝宋文啐了一口,哼笑道:“小东西,敢抢你大爷的东西,想死?”王恺也没想到他会这样,刚要出手却被张十三身边的人摁住,杜撰也是,因为声讨张十三,被人踩在脚下。一场高兴的会就被一把剑粉碎了,吵闹声引起了公冶柱的注意,他穿起衣服站在主营前望着人群,对身边的龚柔问道:“你去看看,他们在干什么?”

          龚柔走下去,大声呵斥,一群人这才罢休,他看着被束缚的三人,露出了嫌弃的表情,问道:“怎么了?军中不许打架,知不知道?我罚你们一人一天不许吃饭,再给我惹乱子,直接军法伺候!”说完,龚柔便返回公冶柱的身边,禀报道:“陛下,一群无赖在打架,不必——”话音未落,公冶柱哼笑一声:“将他们带过来,朕想看看。”龚柔有些吃惊,但也只好照办。

          几人走进主营,看到公冶柱之后纷纷跪在地上,声音不一地叫着万岁。公冶柱笑了笑:“平身,今天是朕在大营巡视的第一天,没想到竟然看到了这一幕,君臣一心统一国,将士一心征一城,人人一心同一奏。你们为什么要在朕的军队里打架?”

          宋文抢先哭丧着脸说道:“启禀陛下,我本来就是锦州人,今天陛下攻占锦州,我想着回去看看,结果张十三为了一把剑杀了我的师傅。”

          公冶柱有些想笑,但还是忍住了,问:“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我叫宋文,今年十九岁。”

          公冶柱转头望着张十三,问:“可有此事?”

          张十三跪在地上,颤抖着望着公冶柱,颤颤巍巍地说:“陛…陛…陛下,我…我真…真不知道…这件事啊!我要知道,我怎么可能啊!”说完,趴在地上,双手不停颤抖。

          公冶柱点了点头,说:“朕最恨无情无义之人,所以这个案子,朕管了。龚柔,将连同张十三同组共六人,全部斩首。”龚柔点了点头,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张十三听完犹如五雷轰顶,大喊着:“陛下我知道错了!陛下不要啊!”说着,两名士兵将张十三拉了出去,不一会便听到惨叫。

          “宋文,这两个人是和你一起的吗?”公冶柱一边问一边指着一边的王恺和杜撰。

          宋文点了点头。

          公冶柱站了起来,走到三人面前,缓缓说道:“朕复兴大晋,正需要这种重情重义的人,那家书馆朕看了,有些书的确是真品,很可惜,不过这些都是你师傅的藏品,朕想你应该会有印象,朕的藏经阁还空着,不如你和杜撰就留在锦州城,朕会安排一个人做锦州知县,到时候,你就为朕抄经,到时候你和杜撰都是朕身边的文官,王恺则是朕的大将军,如何?”

          三人跪在地上:“谢陛下!”

          有了公冶柱的命令,三人退了出去,在一个角落里喝起了酒。宋文和杜撰有了新任务,王恺是真的替他们二人高兴,他一手拉过一人,抱在怀里,喜极而泣:“你们两个人以后的未来会很好的,到时候我一定会去找你们,我们兄弟三人再算上李奇,一定会相聚的!”

          几天后,公冶柱下令进攻清霖。王恺临走时依依不舍地看着宋文与杜撰。公冶柱率军到达了清霖城下,看着这座巨大坚固的城,不禁感叹道:“真是一座大城啊,要不然唐国历代为何用此为都。”他身后的大军已经摩肩擦踵,跃跃欲试。

          “公冶柱!你僭位称帝,是不义之举。你若跪向我家主公,我还可留你一命!”徐浪镜手握长刀立在城上,大声吼道。

          公冶柱哼笑一声:“朕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徐子孝徐浪镜啊,你不在平阳做小吏,居然投靠了徐王,那朕告诉你,公冶焉接受了朕的册封还攻打朕,你觉得此人是不是不义?”

          徐浪镜朝下面啐了一口,从一旁拿过弓箭,手法敏捷地射出一箭,公冶柱大惊,连忙转身躲避,这一箭好快!如果不躲……“徐浪镜!朕要杀了你!后晋的将士们,冲呐!”公冶柱挥剑一声令下,身后的大军如波涛般涌了过来。

          站在城上,看着下面乌泱泱的大军,每一个人都很胆颤,徐浪镜拿着刀,安慰着身边的人说道:“看开点,你我都是主公的子民,得主公赏识,就要为主公拼命,这一战,我必死,但是死得其所,将士们,与我战至最后一刻!杀!”也许是徐浪镜的声音鼓舞了城上的士兵,每一个人都齐声大喊,随后正式抵抗攻城。后晋的士兵一个接着一个地爬了上来,上面的守城士兵也没有闲着,放箭、倒油、投石、砍杀……后晋士兵的尸体不断从上面掉落下来,但紧跟着,徐浪镜身边的士兵越来越少。徐浪镜也投入战斗之中,他一个人守着三个城阙,甚至一下子爬上来三个人都被徐浪镜推了下去。血与汗在城上抛洒。渐渐的,徐浪镜身边的最后一个士兵倒了下去,一群后晋士兵叫喊着登上了清霖城,徐浪镜接着砍杀,后面的人接着登上来,又过了不知多久,一群人用兵器压制住了徐浪镜,此时的徐浪镜满脸污垢,血与汗融在一起,他跪在地上,眼神空洞,再也没有力气。

          很快,清霖城的大门被打开,公冶柱骑着马,高傲地哼笑。但是,走了两步他便笑不出来了,城内一片死寂。龚柔等人追了上来,包括郝萌等总兵也跟了过来。“城内为何没有声音?公冶焉不会在等朕吧?”周围的人四目相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保证。

          “这样,郝萌薛琮你们二人一人带着五万将士,挨家挨户的给朕搜,朕不相信他不知道朕要拿下清霖城。龚柔你跟着朕率令五万将士杀向清霖郡守府,朕要看到公冶焉的人头!”

          “是!”

          命令下达,郝萌与薛琮带着人开始了地毯式搜查。而公冶柱与龚柔带着五人骑兵直接奔向郡守府,刚起步,周围便冒出了许多士兵,他们手握长戟围住了公冶柱。公冶柱笑了笑:“公冶焉只有这点能耐吗?”话音刚落,龚柔带着骑兵们冲散了守城军的阵型,很快便全部剿灭。绕过两条街,终于看到了清霖郡守府。公冶柱下了马,龚柔也照做,公冶柱突然发现正室之中好像坐着一个人,便明白了,让大部分士兵在外站岗,只带了几十名走进了郡守府。郡守府内古色古香,一切都是公冶焉喜欢的样子。公冶柱一步一步走在庭院里,此时竟然下起了小雨。走进一看,公冶焉坐在正位上正看着公冶柱,见公冶柱也在看自己便淡定地说:“你好啊,我的侄子,我们终于见面了。”

          “你是朕封的徐王,君臣之礼如何习得?没有叩拜也就算了,居然称朕是你的侄子!难不成你想做皇叔?”公冶柱冷冷地说着,说完拔出了腰间的剑。

          公冶焉并没有穿军装,而是平时的朝服,他起身,从正位上站起,走了到公冶柱的面前的台阶上,意味深长地说道:“公冶柱,你真的觉得你就是皇帝了?天下大乱,作为北方最有能力的诸侯,你不该和我一起匡扶晋室吗?你觉得自立是对的吗?之前郑钦还和我,你说晋懿宗的坏话,可有此事?就连自己的君王都要抹黑,那这个人又有什么能力统治一个国家和一方百姓呢?”

          “公冶焉你别装了行吗?你什么小心思我不知道吗?你带公冶节回来的意思是什么?效仿士芝?还是说到时候杀掉?但你没想到公冶节是一个风声高洁的人,他死活不来清霖,对吗?这样,朕做了皇帝,耽误到你了,对吗?”

          公冶焉笑了笑,走到了公冶柱的身边,公冶柱的剑尖跟着公冶焉,最后甚至抵住了公冶焉的身上。公冶焉说道:“我在清霖几十年了,说是封疆大吏应该也不过分吧?我有什么心思?我想的只是辅佐天子,重复晋朝大业,你呢?一直和我唱反调,你想统治这个世界,但是这个世界让不让你统治?你有没有想过?士芝急于称帝,逼迫沐迪休禅让,然后呢?短短几年,封的诸侯全部倒戈反击,被辽人钻了空子。”

          公冶柱没有继续说,而死威胁道:“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我的儿子公冶皓和你差不多大,他也很鲁莽,我死了我的位置不就是他的吗?我被你杀了,他会无动于衷吗?”听着公冶焉稳健的声音在耳边回响,他有些动摇,拿剑的手有些放下。“公冶柱,我并没有在平阳驻军,不知你听谁说的,我欲进攻陛下?”最后两个字犹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公冶柱手中的剑彻底掉在地上。

          公冶柱大惊地望着转身走到台阶上的公冶焉。

          “我年事已高,一切平淡就好。如果我和你一般年纪,我一定会争夺天下,称霸称王,但是我已经这个年纪了,我有又什么可留恋的?你说对吗?”

          “公冶焉,你说的话当真?”公冶柱指着公冶焉质问道,虽是质问,但已经没有刚出的气势。

          公冶焉大手一挥,展开双臂,舒心地说道:“当然了!是你封的我,我是徐王,对吗?”

          公冶柱长吁一气,捡起了那把剑,又收回剑鞘,说:“希望等朕回都,你也是这么想的。”

          “当然!”

          公冶柱转过身,似乎是准备离开,公冶焉嘴角微微上扬,摆了摆手,下达了什么命令,从不知何处射来丛箭,万箭齐发,射向公冶柱,士兵见状纷纷阻挡。“王负箭!王负箭!”士兵拉开大门,见满地尸体,龚柔和仅剩的几名士兵护送着公冶柱离开,从郡守府退出的时候,公冶焉咬牙切齿颤抖着指着你,他愤怒极了,公冶焉却笑着与他挥手。

          出了郡守府,忽然听见杀声。原本重兵把守的街道如今满地尸体,看着王肇王牧的笑容,龚柔大喊:“郝萌!薛琮!快来接陛下!”在正大街厮杀的二人听见了龚柔的声音急忙抽出身子,前往救驾。

          此时,葛丛站在屋顶正手握弓箭,瞄准着正在骑马奔赴过去的薛琮。三,二,一,葛丛松手,一支箭飞了出去,正中薛琮上身,巨大的惯性把薛琮射下了马,他倒在地上看着在一旁杀敌的龚柔和负伤倒在一边喘着粗气的公冶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郝萌带着王恺经过死去的薛琮,王恺大惊。“你愣着干嘛?赶紧扶着陛下上马!快!”郝萌急切地说着,王恺没经历过这种事一切都手忙脚乱,葛丛又射了几箭,却没射中。恼火之后,他决定走下杀了一行人。

          王肇和王牧接近倒在地上喘着粗气的龚柔,龚柔的刀上全是血,滑不可握。最后二人一人一刀砍杀了龚柔。趴在马上的公冶柱看到了龚柔之死,一急之下,吐了口血,晕了过去。“快!王恺你立刻带着陛下离开,我给你断后,快!”

          话音刚落,又是一支箭,射中了王恺,王恺缓缓跪在地上,随后便软绵绵地倒了下去……这一切都被郝萌看在眼里,他愣住了,随后立刻反应过来,也顾不得那么多,便上了马,飞快地奔向城门,周围的喊杀声充斥着郝萌的头,他只想离开,剩下的士兵也跟着郝萌离开了清霖城。

          站在城墙上看着落荒而逃的郝萌,公冶焉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的身后的郑钦、荆子楚和世子公冶皓。“公冶柱被主公气得不行,还中了一箭,能不能活都是另一回事,公冶柱一死,后晋可灭,主公可称帝!”郑钦作揖说道,说完跪在地上,荆子楚见状也跪在地上:“请主公称帝,统领九州!”

          “不,我要等公冶柱死透。我还有事要做。”

          【人物介绍】

          张十三:市井混混,因一把剑而杀死了宋文的师傅。

          薛琮:后晋将领,颖郡知安总兵,公冶柱的手下。

          0

          第五话,瓮中捉鳖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操天天摸天天日,操在线,百合肉文小说,香蕉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