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o7rnu"><center id="o7rnu"></center></wbr>
    1. <mark id="o7rnu"><source id="o7rnu"></source></mark>

        <optgroup id="o7rnu"><li id="o7rnu"></li></optgrou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九门提督府>九门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九门府

          小说:九门提督府 作者:方方的地球仪 更新时间:2021/1/30 15:06:11

          大夏历999年,五月七日

          大夏京城,万民房区

          清冷的月光甩在一幢又一幢的屋顶上,夏夜的蝉鸣与惨白的月光映照着今晚的不平凡。

          “啪吱”一声,前一刻正在欢快鸣唱的夏蝉被一脚踩了个扁烂。一下子夏夜的奏鸣曲少了一位关键的乐手,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你欠啊,跟个虫子过不去。”四五名穿着印着治安字样布衣,提着包皮铁棍的治安吏们弓着身子来到了房区的瓦墙边。

          “太吵了,是个祸害。”苏宁小声的对在大门边的小旗官解释道。

          问话的小旗狠狠地瞪了苏宁一眼,意思很清楚——等行动结束再收拾你。

          苏宁无奈地耸了耸肩,继续蹲着等待指挥。

          伴着一声尖锐的爆鸣,大半个天空被白光所照耀。

          草丛中的乐团被突如其来的声响吓了一跳,忙地又和起曲来。

          “行动。”小旗官听到声响便大喊一声,随即一马当先地站起身开始撞门。

          墙内是听到爆鸣声而惊慌穿衣的嫖客,墙外是得到命令撞门的治安吏。

          “一二三,起。”半丈墙下搭起了人梯。

          苏宁和小旗官一同翻进了院落。

          “你,去屋内把住了,我去给傻大个他们开门。”小旗官没有争着去抢功,反而清醒地知道就凭自己两个人根本拦不住要跑路的几十个光屁股大汉。

          苏宁应了下来,来到房前一脚踢开了门。

          “九门府,查妓。穿衣服,趴下。”苏宁对这进门的套话已经熟到不能再熟了。

          屋内灯火通明,刚进房就闻到刺鼻的劣质胭脂味道。

          狭小的卧房内竟然密密麻麻地摆了七八张床,物尽所值,每张床上都有着一对戏水鸳鸯。只不过鸳鸯们受了惊,正慌忙地穿衣遮羞。

          苏宁这专职扫黄的治安吏都有点发懵,这一搭眼,竟然有七八对男男女女。

          出来玩还抠搜地挤一个通房,苏宁也不知道咋形容这帮“风流”的群众了。

          “穿上衣服,趴下,把户籍掏出来。”苏宁很快便从震惊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按照流程喊道。

          “嘭。”又是一声巨响,五六个大汉把房区的大门撞的七荤八素。

          “这边,有十对。”苏宁听到声响,就知道同僚们已经将门撞开了,便高声招呼道。

          总共八张床,自然就是八对,地上还有四只鸳鸯在奋战,合起来就十对。

          “啧啧,这帮人这么挤不嫌恶心啊。”小旗官站在门口啧啧称奇。他也是专职扫私栏场子的专业户,也算是苏宁的半个师傅。对于这种众筹嫖的事情他也是第一次听闻。

          “都带走,都带走。这地方乌烟瘴气的,一股怪味。”一个穿着武夫布衫的壮汉来到门前捂着鼻子喊道。

          这壮汉腰间挂着九门府的腰牌。按规定,只有百户及以上的九门府官吏才有这刻着九门的金属腰牌,这可是身份的象征啊。谁不希望得个官光宗耀祖啊,百户,那可是入了品的官,虽然只是最底层的一个九品的小官,但它就是身份阶级的蜕变啊。

          七八个吏员跟着进到屋内,把男女们拖了出来,很快,大院子里站满了衣冠不整的男女们,他们大多都低着头。

          毕竟社会是讲礼义廉耻的,出来嫖还被抓个正着,这说出去太丢人了。

          “千户大人,这次总共抓到483人,都在往这拖。”一小吏员恭恭敬敬地把册子递给穿着官服的中年人。

          “嗯,等一会吧。”中年人点了点头,正准备与身旁巡城司的百户交谈两句时,就听到一声呼喊。

          “我可是有秀才功名的,你们这帮粗人弄疼我了,信不信我去告御状。。。。。。”正拖着他的吏员听了这有气无力的威胁竟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自称是秀才的年轻人在地上听到这笑声有些恼怒。

          他认为自己被轻视了,大夏国读书人的地位何其尊贵,这帮粗人管天管地还管到自己这精通圣贤书的君子身上了?

          那千户不禁摇头失笑,这圣贤书的毒害影响了不止一代人啊。科学院都设立那么多年了,这圣贤依旧残存。

          “拖过来,我看看。”千户招了招手。

          吏员立马转向,把书生拖到了千户面前,行了一礼随即退回了差役群内。

          “你有秀才功名?”千户蹲下身,笑吟吟地问道。

          地上的书生以为这领头的人怕了功名的护身符,猖狂地说道:“我是圣人门下弟子,你们这些粗鄙的武夫不配跟我说话。”

          千户怔了怔,似乎没想到这书生这么狂。

          书生见千户有点发愣,就以为千户怕了自己读书人的身份,继续叫嚣道:“来打我啊,你们敢动我一下明天你们就得革官。”

          千户捏了捏拳头,直接呼到了书生的面颊上。

          “你。。。。。。你敢打我?”书生一愣,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确定眼前这领头的打了自己一巴掌。

          “有何不敢。”千户依旧是笑眯眯地说。

          “你们都听见他说要我们打他了吗?”千户转头高声问众人。

          “听见了。”没心没肺的苏宁直接喊着回答。

          喊完才发现周围的同僚们都在看着自己。

          “怎。。。怎么了?”苏宁被一帮人盯得有些发毛,断断续续地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

          “听见了。”一帮人一齐喊道。

          千户这才点点头,说道:“你看,所有人都听见是你主动要求我们打你的。我们九门府的人一个特点就是忠厚,你都请求我们了,我们自然得满足你这怪癖。”

          “我叫程德,有事来九门府治安司找我,有本事就去皇宫去告状。用不用我给你指出来皇宫在哪啊?”千户一边拍着书生的脸蛋,一边笑着介绍自己。

          程德可是九门府的千户,手上自然有点功夫。眼下书生的脸颊红肿着,才拍了几下就成了个大猪头。可见千户程德下手有多黑了。

          “不了,不。。。。。。了。”书生哭着摇头,含糊不清地说道。

          这汉子打了自己两下,是真疼啊。

          程德站起身,挥了挥手,身旁两名腰间配刀的小旗官走过来架起书生,往人群里一丢。

          “你们是京城百姓,自然知道我们九门府的威名。你们应该知道自己干了什么龌龊的事,跟我们回趟衙门,说清楚了,交完罚金就可以自己回家去了。我们不会把你们说出去,因为对衙门也没什么好处。”

          “但是,你们要是不肯说真话,就别怪我们动刑之后再把你扔市场上游街。那样丢的可不是你一个人的脸,还有你父母的。。。。。。”

          程德办起这事也是极其熟悉,先是讲清利害关系,再攻心。

          对这帮嫖客恩威并施,自然就能平平稳稳地圆满完成所有程序。

          把这帮嫖客和姑娘分别装进马车里,程德看着院子里的吏员们问道:“谁是第一个进院子的?”

          没有人回答,程德的眼神就像鹰隼一般,盯着所有人。

          “没人承认是吗?那这之前的。。。。。。”

          “大人,我们组的苏宁是第一个抓到甲号房的。”小旗官出列,低头说道。

          程德扫视一圈,见没人反驳,便说道:“哪个是苏宁啊?”

          苏宁踏前一步,低头说道:“小人便是。”

          程德对苏宁有些印象,当初他就是第一个喊的。

          “嗯,不错,明天到衙门去领卫刀和小旗服吧。这布衣有些破了。。。。。。”

          “谢大人恩赐。”

          程德摆了摆手说道:“去吧,明天领完来我那一趟。”

          马车慢慢远去,夏夜交响乐团再一次奏起了舞乐,草丛里的乐手们知道那高高的墙那边很快就会重新出现奇怪的声音与他们和鸣。

          第二天一大清早,苏宁换了一身干净的布衣,套上治安字样的马甲,对着东菜市街角的铜镜照了照,确定自己仪容整洁,才放心地往内城最高的塔楼走去。

          “早。”苏宁的心情很好,见到人就招呼一声。

          “早啊,组长。”苏宁见到丁欣,连忙上前打了个招呼。

          “别叫我组长了,过一会你就跟我平级了。”丁欣笑着摆了摆手,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自己没白举荐这苏宁,嗯,懂得感恩,不错,不是个白眼狼。

          “不管我咋样,您都是我组长。是您在千户面前举荐的我。”苏宁虽然年纪不大,但他在衙门里呆了好几年了,自然圆滑无比。

          “哈哈。”丁欣摸了摸胡子,指着一扇门说道:“我看到人事所已经开门了,你去看看吧。”

          “好,组长,晚上来酒楼不醉不归。”

          丁欣笑呵呵地看着苏宁远去。

          “苏宁?”

          “是,我就是苏宁。”苏宁站在治安司的人事所大堂内,笑着回答道。

          “12岁就进衙门干事了?”

          “是,到现在干了3年了。”

          人事所的百户吃了一惊,这小子在衙门里也算是老资历了。

          “嗯,程千户推举你成为小旗官,我这也考核完了。过来吧,拿着这个去领刀和衣服去吧。”百户在一张黄纸上签好了名字,扣上了章对苏宁说道。

          “谢大人。”苏宁领完纸,站在了大堂上。

          “怎么?还想让我请你出去?”百户见苏宁留在大堂里,有点不解。

          “大人,小人斗胆请大人晚上移步到春香酒楼喝上一盅。。。。。。”

          “哦?”

          苏宁见百户没拒绝,便又说道:“小人订了百花香,大人。。。。。。”

          “诶,这多破费啊。”百户口里这么说,心里是暗叹,这小子不错,嗯,有前途。

          “大人您来了那就是卑职无限的荣光。”

          “好,等下值了我就过去。”

          苏宁换好衣服,配好刀。正照着仓房里的镜子,就听到:“苏小旗,程千户请您去一趟。”

          苏宁整理好衣衫,跟着来人前往治安司内城千户所。

          内城千户所坐落在长安大道上,挤在刑部和兵部之间。

          从九门府出来,过两条街就能走到内城千户所的后门。

          内城千户所负责内城的治安,管理方面颇多。

          “大人,苏小旗来了。”小吏员敲了敲门。

          “进来。”

          苏宁推开门,走了进去。

          “见过千户大人。”苏宁一抱拳,算是行过礼了。

          “叫你过来是告诉你一件事。”程德放下手中的书籍,盯着苏宁。

          “你晋升成小旗官,本来是可以带一组吏员的,但昨天巡城司的张百户向我提了你,我也觉得你可以去巡城司。。。。。。”

          “大人,卑职在司里当值了三年,绝对没有二心啊。”话还没说完苏宁就跪了下来打断程德的话。

          程德也没气恼,接着说道:“巡城司最近白天都开始插手咱们的业务了,你过去也好,看着点。”

          苏宁听到这个理由心里还好受一点。

          原来不是试探啊。

          “卑职听大人的。”

          “那好,你带一组人一起去巡城司吧。吏员随便挑。”程德心情似乎很好,直接放下话。

          “谢大人,大人,卑职今晚。。。。。。”

          “你今晚在春香酒楼订了百花香,对吧?”程德打断了苏宁没说完的邀请,似笑非笑地问道。

          苏宁心中一凛,冷汗顺着鬓角流了下来。

          “卑职。。。。。。在下。。。。。。”

          “收银子我不管,但低调点总是好些的,稽查司最近正到处创收呢,你懂?”

          这要是还不懂苏宁可以脱衣服回家种红薯了。

          “卑职明白,今晚就。。。。。。”

          “不必了,你涮了秦百户,明天他就能想办法把你的小旗服脱了。今晚先这样吧,就说是我请的。”

          “大人。。。。。这不妥吧。”

          “你原先那个小组一起带走吧,你们组长我另有安排。”

          “谢大人。卑职定当效犬马之劳。”

          “走吧,去挑人,明天去巡城司报道。”

          0

          九门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操天天摸天天日,操在线,百合肉文小说,香蕉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