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o7rnu"><center id="o7rnu"></center></wbr>
    1. <mark id="o7rnu"><source id="o7rnu"></source></mark>

        <optgroup id="o7rnu"><li id="o7rnu"></li></optgroup>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浪淘沙 月白晨风>浪淘沙 (中篇小说) 第十六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浪淘沙 (中篇小说) 第十六节

          小说:浪淘沙 月白晨风 作者:月白晨风 更新时间:2021/2/10 11:29:26

          (十六)

          翠竹苑紫陌房内。

          紫陌,“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胡恭,“良心发现,我不愿绿杨落在这两人之手。”

          紫陌,“你该去对绿杨说。”

          胡恭,“绿杨怎么可能相信我?”

          紫陌,“那我凭什么相信你?”

          胡恭,“见识到昨晚的事,我怕了!逃,逃之前跟你说了,也好让我的心,跳得轻松点儿。反正,信不信由你……”说完他要走。

          紫陌喊住了他,“慢。那,鲁公子现往何处?”

          胡恭,“山高水长,反正现在我和这龟孙,天各一方了。”言罢胡恭匆匆,头也不回地走了。

          绿杨房内,紫陌说,“绿杨,这是个能把胡恭都吓跑的人呐……”

          绿杨,“娘。潘不饶说得不错,若鲁公子写下结据,他还敢来见我?若是他来,流言蜚语不攻自破。”

          紫陌叹了口气,“两个人都这么说呐,绿杨!”

          绿杨说,“那怎么说,人言可畏呢?”

          紫陌叹了一口气,“差不多,你的这个鲁公子,他就不会再来了。”

          绿杨,“鲁公子不来,”她一把抓住紫陌的手,“娘,那他是被害了!我们应当报官去!”

          翠竹苑门口,鲁裕一脚跨进了翠竹苑的大门,被扫地的小桥拦住了,“鲁公子,你?”

          鲁裕,“我怎么了我?”

          小桥笑着直摇手,“不吱声,不吱声,放轻脚步,这就吓他们一跳去!”

          鲁裕敲了两下绿杨房间的门,不见动静,就把门一推。

          紫陌、绿杨看顾见了鲁裕,惊呆了,“鲁公子!”

          鲁裕向紫陌拱手一躬,“晚生鲁裕,向紫陌见礼了。”

          绿杨,“我们为你,把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上了……”

          鲁裕,“不过是多吃了几杯酒。”他张开双臂给绿杨看看,“胳膊腿一样没少。”

          绿杨对紫陌说,“娘,流言蜚语,现在不攻自破!”

          紫陌不说话,只拿眼光好好地打量着鲁裕。

          鲁裕,“娘,绿杨,大比之期在即,我这就要进京赶考去。”

          绿杨一把拉住了鲁裕,“金榜题不提名,无所谓。只要去去便回就好!”

          鲁裕,“绿杨,有一诗相赠,以明心迹。

          离情别绪意缠缠,

          东方既白月半残。

          题名金榜归时路,

          纷飞柳絮捷报传。”

          这时小桥气喘喘地一头闯进门来说:“不好了!不好了!”她指着门外,“潘不饶在大门口要上吊了!”

          翠竹苑大门口的老槐树下,一根绳子已挽到了树上,潘不饶正拉住绳子要把头朝扣里套。一群叫花子挽胳膊抱大腿,正与潘不饶叫嚷着撕扯着。

          绿杨跑了过来,“潘不饶,无赖!你真的要上吊?”

          潘不饶,“无赖也要言而有信,我不上吊谁上吊?”

          绿杨说,“潘不饶,你别搞错,诬灭鲁公子,我可没同你计较。”

          潘不饶,“错!是他有脸来见你,我就没脸活在这世上了!”

          这时鲁裕走了过来,他对潘不饶说,“你我不言,清浊自分。你干什么来了?”

          潘不饶冷笑着,“昨夜的事,你一点不记得了?”

          鲁裕,“什么意思?昨夜我怎么了?”

          潘不饶冲鲁裕挥挥手,“罢、罢、罢,还是让我快快上吊,死算了!”

          鲁裕,“不行!你就是死,也要还我一个清白!”

          潘不饶,“我,我不能说!”

          鲁裕,“这又为什么?”

          潘不饶说,“一说绿杨的心就碎了!”

          鲁裕,“暗恋?”他突然“呵呵”地笑了起来,“一个叫化子,他居然暗恋起绿杨来了!”

          旁边的人,“潘不饶,你不撒泡尿照照!”

          潘不饶伸手抽了自已一个大嘴巴,“我撒泡尿照照。可照来照去,我潘不饶还知道羞耻二字啊。”他指指老槐树,“所以我上吊,我才要死一个给众人瞧瞧!”

          这时一直站在不远处的紫陌过来了,“潘不饶,光说不练?吊!你吊呀?”

          鲁裕,“娘,他是倚疯作邪,他根本不敢吊!”

          潘不饶一拉绳扣,一下就把头钻了进去,谁知紫陌上前挥手一个巴,就抽在了潘不饶的脸上,“潘不饶,你真要作死啊?!”

          潘不饶就差被紫陌她抽傻了,手捂在脸上。

          紫陌说,“不想想,你一死,这里再为难,还有人出来仗义了么?你一死,绿杨不就少了个真心实意对她的人了么?”

          绿杨,“娘!你尽瞎说什么呀?”

          紫陌说,“就算我瞎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这时小桥喊着奔了过来,“娘,”她望鲁裕一眼,“何府的管家来为鲁公子践行了!”

          在翠竹苑门口,何府管家排开众人出现了,“鲁公子。”

          鲁裕迎了过来,“饯行?何爷热情,太破费了。”

          管家,“又是一顿酒事小,何爷为公子准备的川资盘缠,也甚为丰厚。”

          绿杨一把拉住了鲁裕,“鲁公子!”

          紫陌上来说,“对,走不得!绿杨与鲁公子两情依依,”转脸她对何府管家说,“绿杨今晚出面还要为鲁公子饯行呢。”

          管家只望着鲁裕冷笑,“这个践行的酒,你是吃哪边?……”

          紫陌,“又要争了?这样,都是践行,那就请何爷一齐过来岂不更好?”

          绿杨,“娘!”

          鲁裕说,“好,更好!那样大家便就相逢一笑泯了恩仇,不知何爷有此雅量否?”

          管家笑了,“我想,何爷当然有这个雅量。告辞了。”

          一街的华灯亮了,璀灿闪烁;街市的尘嚣远了,人迹廖廖。小河在后窗外谧谧地流着,微澜轻波,它仿佛在静静地听着。

          何似仙带着他的家丁们来了,他说,“紫陌。翠竹苑晚间,应是流莺飞舞,彩蝶扑面,今天怎么冷清了?”

          紫陌,“因为何爷来,我歇了生意以显隆重。”

          何似仙,“绿杨呢?”

          紫陌,“楼上。正与鲁公子在上面候着呢,只是楼上小了些。”

          何似仙一笑,吩咐家丁,“那你们就在院里侍候着。”

          紫陌,“如此,我已为兄弟们在院里备好酒席了。”

          0

          浪淘沙 (中篇小说) 第十六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天天操天天摸天天日,操在线,百合肉文小说,香蕉怎么做